做真实的自己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以前在简书上看到一句话,大概说的是,一个女孩如果在青春的时候就变成一个物质至上的人,那当她年纪大的时候,将更不可能拥有真正的爱情。

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想起了这句话。「如果一个人在他年轻的时候就没有办法做真实的自己,等他在职场上奔走,经历生活的各种琐事,消磨掉青春的热血后,将更不可能去做自己」。

对我来说,做真实的自己,不是我行我素,不是现在流行的”自我“。余华曾在《我们生活在巨大的差距中》说过,「我们发展太快了,短短三十年,我们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从一个人性压抑的时代来到了一个人性放荡的时代...」另一方面,为了真实,就不能媚俗。在这里,我所理解的「媚俗」,是一种强加的价值观,这种价值观与我们的文化传统紧密相连,很多时候,不接受这种价值观就是对规则的不认同,往往会引起人际交往上的麻烦。另一方面也很好理解,文化是在长久的历史中发展和积淀出来的一套行事规范,如果社会中的每个人都认同并实践这套规范,那么人们之间做事的成本就会降低,社会的运行效率就会提高,于此同时,社会也会更加和谐,因为文化的冲突几乎不存在。可是,这种没有进化基因的价值观是否拥有足够的与时俱进的能力?

对个人而言,强加的价值观必然深深根植于自己的内心,从小到大,潜移默化,而直到自己拥有了理性的反思能力,才意识到这种传统并非完美,有些传统是非理性的,狭隘的,是对自由的限制,到头来也就限制了创新的进程,因为这些观念是如此根深蒂固,容不下其他新的思想。

写到这里,我觉得媚俗有点像柏杨先生形容的「泡在社会的大酱缸里」,显然,酱缸并不是什么好的东西,柏杨先生指出了国人的种种丑陋之处,实际上是希望我们能多反思自己的文化和社会,而不是一种不知者无罪的浑浑噩噩的态度。另外,要能反思文化和社会,首先需要自己具有独立思考的意识和能力。在知乎上看了相关的问题「如何面对社会上普遍存在的昆德拉所定义的「媚俗 (kitsch)」?」其中一位网友提到,「昆德拉提出媚俗这个概念...是让大家明白,在直面自己的道路上,有很多障碍需要克服」。感谢这位网友说了这句振奋人心的大实话。媚俗并不容易抵抗,但我们需要注意到它的存在,以便更深入地理解我们每天都生活其中的社会,以及我们自己。

黑塞在小说《德米安》中写道:「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条通向自身的道路。每个人的真正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社会角色的懦弱伪装,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诚然,这是一条荆棘路,而所有的重大成长似乎都需要契机,同时,很多契机的作用并不是给你一种全新的思维,而是给原本就存在的脆弱的信念加固,让其真正生长和开花。

这种契机的一个例子,就是有个师兄在朋友圈发了一篇「辉哥奇谭」的文章,当时我并不觉得辉哥有什么了不起的,很多话很多认识我都看过好多次了。于我的心理状态而言,这次重新认识自己的契机并没有成为契机,但幸运的是,它却是一个大链条中的一环。在我为着大学毕业而焦头烂额做实验改论文时,在我毕业后回想四年走过的路,觉得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去做一次清算,并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所以就有了「亦诗亦思」。这个名字体现了我的人生理想,理性是我追求的,也即我会追求真,但是这个世界是多彩的,如果只用理性一个维度去看待,必然缺失世界本来的光彩。在理性无法描述的维度,艺术就发挥了作用,所以需要诗、需要小说、需要音乐和舞蹈。

多年前,我曾听过一句感动人心的话,「你可以成为任何人」。我希望我年老的时候,当可能性坍塌到几近混吃等死的时候,仍然保有这句话中蕴含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