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趣事(11.27)

上周一下午,看到体育老师在群里发求助消息,一看是要同学们帮忙给他拍个宣传视频,我在群里回问了一句,被他以为是我能做到,然后就私信我。其实我本来的目的,是帮助活跃群里的气氛,我之前也没拍过这种视频,不太能把握拍摄的技巧。

但我是有意愿帮助他的,前几天帮忙让他买了一只拍子,正愁没机会表示感谢,这次就是一个机会。

虽然没拍过这种比较正式的视频,但我每年都能看到各大学的宣传视频,那种半身的采访式镜头我并不陌生,在周二的早上,在去上课的路上,我专门看了一个大学的招生宣传片,觉得So Easy,我由此不那么紧张了。

练球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在最后二十分钟的时候,我开始去物色一个好的拍摄位置,刚开始提议到体育馆外面,因为外面的光线比这里好太多,感觉老师内心是想在这里拍的,他说先看看效果,之后测试了一下,也没问题,毕竟快十点了,体育馆的光线并不太差,另一个原因是,老师这个宣传视频是为高中母校拍的,所以在体育馆拍,就契合了自己的身份。我在后来才明白这个原因,因为我是从通用的光线角度考虑的。

刚开始,我到另一侧看了一下,因为那边的光线更好,球桌这一侧显得暗一些,但老师就站在那个看起来比较暗的位置,一动不动,我说那边的光线会好一点,然后他说先试试。尝试后,觉得还不错,各种元素都具有了,头顶上方不远处有国科大的校旗,背后清一色整齐的乒乓球桌和挥洒汗水的他的学生,阳光慢慢从侧面洒在他的左脸上,整个脸显得很立体,当然,也让身为运动员的他显得更加阳光

在开始拍摄的时候,老师没有准备好台词,几分钟后,老师说可以了。我就调整好入镜的角度,一个合适的上半身,校旗,乒乓球桌,侧面的阳光,都集中到了一款普通手机的镜头里。在多次忘记句子,几次调整语序和语速后,老师的表现达到最佳。对于重拍,他总说能用就行,不用特别好,但既然能拍好,为什么要留有余地。有些遗憾的是,几分钟的视频,没有三脚架,手抖在所难免,而且用手机拍,中途好几次会因为手抖而重新聚焦,就是突然模糊,有逐渐清晰的现象。显得不够专业。(我突然明白哥们在电视台期间,拿着巨型摄像机拍摄的痛苦)

事后,老师在回看视频的时候,夸了我几句,最后感谢了我。他说,拍的太好了。这是对一个业余选手最高的评价,我很自豪。同时,我也被“淄博五中”洗脑了,张教练是一个受人尊敬的教练,在我老师毕业这么多年了,还能对他产生这么大的影响,这也让我羡慕。

从广交善缘的角度,这种在不同领域相互帮助、给对方都带来价值的缘分,是值得好好对待的。

最后总结摄像的一些注意点。首先要对摄像的目的有清晰的认识,由于本次是拍高中体校的宣传视频(我把高中的体育生师生归在高中附属体校中,便于描述),首先明确是半身像,接下来,要引入体育元素,选择体育馆内是一个重要的决定,其实体育馆外根本无处采访,因为没有体育元素,显得很普通。由于是体校的宣传视频,那么代表人最好能表现出相应的的身份或成就,比如老师研三在我们学校教体育,也很不容易了,至少证明他优秀。所以校旗或跟任教学校有关的元素就很重要。接下来是球桌,老师是乒乓出生,背后挥汗如雨的学生就是对他努力付出的明证。最后,我觉得摄影和摄像,光线都是最关键的,这也导致我刚开始选择馆外拍摄。就算在馆内拍摄,各个地方的光线和角度好坏也有区别。在最后几次拍摄中,无意间阳光照到了那个位置(太阳慢慢升起来了),我感觉这是在提醒我,光线仍然重要,尤其在拍人像的时候。

曾经去成都玩,一次有幸在美术馆听到赵岚老师的讲座,是关于上海电影的。她对电影很有研究,在讲到《花样年华》时,她说导演就像是在炫技,在这么昏暗的光线下,能把人物拍的这么好,打光这一块儿不知道花了多少心力。并且炫技还是全篇炫技。

我虽然对打光没有研究,但我知道,摄影中最重要的就是寻找光线,追随光线,让人物在光线下自然呈现。无需打光,慷慨的大自然会提供很多美妙的光线,而我们要做的,就是练就一双发现美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