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趣事(11.12-17)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伦理学课总是很有趣,上周一的课也不意外。这个有趣不只表现在老师讲解和提问的方式,也体现在同学们的激情,即根据自己的经验认识,对既有理论进行反驳(反驳很重要,反驳意味着深入反思理论中的某一个点或某一个理论基础,老师也经常说,某某理论提出来之后,我们的哲学家杠精们就开始挑毛病。杠精这个词真形象)。这种反驳有时候是很嗨的,也可能是自嗨,很好的一点是,老师鼓励自由的氛围,而且老师总能洞见某个问题的点,让我们这些没分清楚,或混淆概念的同学恍然大悟。不得不感谢他!

对伦理学的整理将陆续放在公众号里,由于中途有一期中断,导致后来没有衔接上。敬请期待后期的导图。

下午的操作系统课,老师在讲到进程在查找可以使用的内存缓冲块时,如果遇到没有可使用的块时,只能等待着。然后这个道理被天才地用一个北京故事来解释:曾经有一个父亲(下称孩子他爸),在陪老婆孩子在公园玩的时候,突然感到肚子一阵不舒服,就跑去上厕所,方便后,突然意识到没有带纸……这时候发现地面上有一张脏纸,就准备应急用,这时,突然又有一个人进来了,重复了他刚才做的,接着也盯着这张纸(说到这里,我其实听不下去了)。接着,半个钟头过去了,孩子他妈对孩子说,你去看看你爸怎么回事。孩子就进去了,问怎么还不出来,孩子他爸脱口而出,“我跟鸭耗着”(普通话是「我跟人家耗着」)。不得不说,很形象,说明白了,如果一个进程在读取某个物理块时,如果找不到可用的缓冲块,那就一直耗着,直到别的进程释放了某个块,才拿到这个块返回。

上周二,早上的体育课,例行跟球友谈人生,课上被老师发现,说,你们在谈什么?谈一谈怎么把球打好啊!因为体育课换了以前不熟悉的姿势,老的动作很难纠正,这么一说,我们都很尴尬,遂化悲伤为动力,努力打到了三十板。

接下来是web安全课,由于上一次提前做好了CTF的题,并且也上台给同学们见过一次东西,所以前两天我就给老师说,我可不可以去讲sqlmap,老师欣然应允,我也非常感激。说到再次去讲题的动机,最大的还是,上次我的外号是“我是东哥”,其实我不是东哥,东哥是我室友,我是给室友免费代言,没想到上次过后,同学们以为我是东哥,这玩笑就开大了,所以这次我想去澄清一下,我的初心是给室友免费代言,我是个好人(Nice Person)。所以一上去我就澄清了这一点。

上台讲的还可以,话筒有点没用好,没注意的时候,会把呼吸声也带进去,另外,编辑器的字体没有快速调大,导致同学们没有看得清楚,还有就是根兄提的一个问,之后我花了一下午去查证,发现各有对错。但在台上时,我是坚持自己的观点的,也有点讽刺他的意味,台下我意识到了这种态度不够明智,因为很可能他提出的问题我也没有事先仔细地查证。

周三,下午的操作系统课,课后问了老师一个问题,就是Linus本人怎么不写个linux系统设计文档(他肯定是最了解自己代码的),让我们可以很容易地一窥linux的设计思想。老师说,别人都说了,rtfsc,都说到这个份上了,看不懂?还是别整了,你没有写操作系统的天赋。又谈到了开源,一些开源的软件看起来免费而且功能和性能也比较有吸引力,但就是没服务,有时候对照文档,一个问题弄一个星期都弄不出来,但开源的人一来,两分钟就解决了。

对我而言,有些开源程序只能去看代码,比如dpi的,示例程序即文档,这样也没话说。有话要说的地方是,有的很复杂的项目,很可能连个系统设计文档都没有,想要增加功能,或者学习其设计理念,入手会非常困难。这样其实也不利于开源软件的进化

再有就是眼光问题,老师说他的书在美国很快就出版了,还是六大出版社之一,我说了一句,还是他们有眼光。老师马上就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其实这就是一种鉴赏力,一般来说,大出版商识别金子的能力比不知名的出版商要强,他们的财力和人力也足够支撑其快速地出版此书。

周四的web安全,有一个组用的zxcvbn很有意思,这个工具全平台(py/node/..),关键是他们用这个工具做出了一张精美的热力图,说明了一些匪夷所思的潜在的问题。看到这个炫酷的工具时,我开始反思,怎么别的同学就找到了这么优秀的工具(github star接近1w),我在干什么?(我在写代码调代码的死循环里)

时间过得真快,一天只要有一节课,在我看来时间流逝的速度就会加快一倍:课堂上的时间流逝地太快了,一天又一天。时间也不是加速向前,而是开学半个月以来,一直以一种很快的速度流逝,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一天就过去了。很不甘,好像只能接受,但又不能只接受,所以我开始用写作来对抗这种时光的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