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一中的洋洋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今天我想写点东西,关于电影《一一》中洋洋的。

之所以想写洋洋,是因为他可爱,看他被欺负,我是很想帮助他的,因为我的很多想法跟洋洋一样。在跟父亲NJ和主任交流的时候,大人们普遍的想法是,你一个小孩子不好好玩耍,不好好上学,想那些我们都没想过的东西干嘛。

说得流行一点,洋洋是被生活拳打脚踢。开场全家福拍照那段,姐妹们捉弄他(这在我们看来很有趣,在他看来是另一回事);在学校,“小老婆”也对喜欢搞事情的洋洋怀恨在心(他把两个气球吹大,放在肚子上面,模仿小燕阿姨),之后就告状给主任。但洋洋虽然很弱小,他同时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反抗,在宴席的空当,把气球戳破,吓唬欺负过他的姐妹们;用装满水的气球,去丢那个女生。这样反而更让我觉得他可爱。

在婆婆昏迷,洋洋的妈妈敏敏让洋洋对婆婆每天都说几句话,来陪陪婆婆。因为洋洋对自己想法的坚持,让敏敏以为他是找理由不想跟婆婆讲话。洋洋从自己的经历中总结出「听到,又没有自己看到,又有什么用呢」的结论,敏敏很难理解这一点,因为在她眼里,在关键的时候陪伴亲人是最基本的,并且既然婆婆昏迷了,看不到了,而医生说多对婆婆说话是有帮助的,那家人就得陪婆婆说话。其实我反对这种道德绑架,不去说话并不是不想陪伴婆婆,也即帮助婆婆还有其他的方式,另外洋洋还是个小孩子,他很单纯,违背自己单纯原则的就很难去做。逼迫孩子是一个家长能做到的,所以我又开始觉得洋洋可怜了。家长把自己的欠思考嫁接给孩子,这让我感到悲哀。

洋洋也是可爱的。洋洋的可爱除了小孩子稚气的脸庞和动作神态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有灵性。好奇是孩子的天性,在洋洋身上有很多体现:模仿小燕阿姨的大肚子,用相机去拍同学们的后脑勺,在家门口拍各个无人关注的角落,对游泳的好奇而到盥洗室练习憋气。更进一步,这些行为都不只停留在好奇,而是很直接地去尝试。很多时候,我们以为自己生活在巨大的复杂中,反而失去了孩童般的纯真和好奇。

NJ说洋洋很像他,在他说这句话时,我觉得他除了些许无奈,更多的是欣慰,这就跟并肩作战的兄弟一样,对彼此都是一种欣慰,这也跟惺惺相惜类似。这种欣慰还体现在,儿子看破世界层层假象的可能性更大,他在这么小的年龄就开始用探索的精神了解世界

洋洋是简单的。他一尘未染,没有被复杂化,他一开始就用简单的眼光看待世界,并探索世界。在一次车厢里跟NJ说,「是不是我们每一个人都只能看到一半的事情」?此后NJ教了他使用相机。洋洋开始把相机作为另一只眼睛,他的目的很简单:让别人看到平时他们看不到的另一面。所以他拍了很多人的后脑勺,拍了无人问津的角落,拍了楼梯夕阳墙壁。主任的一句:「我懂了,这就是前卫艺术」。主任这个有喜感的角色的看法,代表了大众对洋洋作品的偏见,也正是这种固执的偏见,导致他们更难看到自身所处的困境

影片开头,在阿弟的婚礼上,前妻云云来咆哮闹场时,敏敏说,「事情哪有那么复杂嘛」。影片结尾,跟NJ在房间里对话时,也说到,「我是觉得这一大堆,真的没有那么复杂」。

「哪有那么复杂」,道破了现代生活的另一个思路:在复杂中把自己搞得那么复杂,也解决不了问题,不如回归简单,从生命本来的简单出发,去过自己的生活,去处理各种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