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原则

昨天吃过早饭,到去图书馆的那条路散步。在一个拐角的地方,一包被踩扁的大概剩余两三张的纸巾安静地躺在红砖路上。我是在距离其五米的时候发现它的,看到后,我的第一反应是捡起来,扔进前面不远处的垃圾箱,但马上就意识到,前方迎面走过来了两个人,我的脚步本来就快,在思考怎么做的时候,就已经越过了那包纸巾。那个时候我不再纠结,我感到后悔。

后来我联想到以前在西方做的一个调查,大概问如果你如果穿上了隐身衣,你会去做什么。结果是有人选择默默地做好事

我在看到走来的两个人的时候,就纠结了:去捡垃圾的话,别人会不会以为我这是做作?也即我是担心这种公众的评价的,尤其是不好的评价。我纠结于别人可能给的负面的评价,而不去做原则上应该去做的事,事后我开始反思整个经过,发现破窗效应还是太强大了,那包纸应该在那里很久了,却没有人捡起来过,所以不捡也是没问题的:又不是你的过错,又不是你一个人的过错。同时,如果你捡起来了,就不可避免地对没有捡的人造成了道德上的谴责,而他们才是大多数。他们会觉得你是出风头。

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到底是捡还是不捡?我的答案是:捡。

对于公共空间,维持环境的清洁是一种普遍认可的行为,虽然有些人由于参与进这个事件,有除了道德之外的其他考虑,而可能不认可你的行为,但在更大的环境下,人们是认可你的同时,你的行为,给有上述顾虑的人一个反思的机会,给没有上述顾虑但仍然缺乏行动力量的人,一些力量。

我也觉得这件事几乎只跟自己有关,做符合自己原则的事,实践原则,而不受他人过多的影响,尤其是干扰

另外,捡垃圾这种看起来非常小的事,却是日常中点亮自己的重要方式,而一次纠结,导致的后悔,则会让破窗效应继续发挥作用,让这个公共环境变得更差。是散发一点光亮,还是继续受破窗效应的影响,成为某种意义上的帮手,各位都能想明白吧。

帮助别人,尤其是帮助帮助过你的人,不吝惜一句问候。举一个我的例子,之前上课,把雨伞落在了教学楼,过了风和日丽的一周,一次出游,我想起用雨伞遮阳,于是意识到雨伞落在了教学楼某个教室的外面,最后我询问保安大叔,给他描述我雨伞的样子,他指着那两把雨伞,说这把跟你的描述很符合,就是伞柄的颜色不一样,教室的位置和丢失的时间都吻合,之前有对情侣来找伞,这两把伞很相近,可能拿错了,让我先拿上这把伞。然后我登记了一下,看到有一栏是电话号码,就让他在失主来找的时候打电话给我。

把我的伞给了别人,并不是一件值得赞扬的事,但在道德上并不应该收到谴责,因为他不知道哪个伞是谁的,要怪只能怪那对情侣的不仔细。但这段时间那对情侣也没来换伞,基于此,他把伞给我,是帮助了我,因为他也可以不给我。这个例子可能太复杂了,因为它不够简单鲜明,有很多可以争议的地方。但我仍然感谢他,在以后上课时,碰到了应该打声招呼(前段时间碰面了,我也是欲言又止)。

另外,多说两句,对待宿舍楼管、保洁阿姨、食堂师傅和教学楼的保安,很多人(包括我)打心底看不起这类人,觉得这些人低学历低素质,只能做简单的工作,跟个机器一样。就跟林锐哥在《西电十年》中写的,在浙大读博期间,他观察到很多人从来不跟宿舍的楼管阿姨打声招呼,阿姨在为同学们提供一个舒适的宿舍环境的同时,其实也是需要聊天,需要交流的,不然是很割裂、很压抑的。(依稀记得林同学跟阿姨关系很好,某一天要给林同学和其室友介绍对象,但限于阿姨跟不上新时代的眼光,她觉得不错的在林同学看来...)

从人本主义上,每个人都是需要关怀的,不论贫富贵贱,因为贵贱是外在的,人的内核却都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关怀,也应该力所能及地关怀别人。

从人本主义上,也可以免除很多狭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