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网红老师的诞生

某记者:您是怎么接触到京剧的呢?

吴启瑞:因为我那阵空闲时间比较多,加上我上大学期间玩过摇滚乐,组过乐队,所以觉得这些东西都比较简单,无意当中接触到京剧,之后呢,一下子就听懂了,然后就开始钻研它,大概好几年就过去了,一直慢慢到现在。

四年过去了,大学期间的英语老师换了多少个,虽然后来的老师也很nice,但个人魄力最大的,当属吴启瑞老师。

我觉得英语课对理工科的学生来说,可以是一个很丰富的课程,这里的互动要比平时专业课更加频繁,英语老师大多视野开阔,能带来不少新知识或新认识,这可能成为大学很重要的启蒙。而且老师还可能放电影看,这在其他课上肯定没可能。所以在习惯了专业课那种知识稠密的紧张压抑的气氛后,转而来上一节英语课,简直是给大脑解锁新模式。

但实际上,老师们大多是为了完成教学任务,在其他方面少有尝试。

吴老师是这么一位敢于尝试的老师,他给我们放电影,还不是普通的电影,我记得有一次放了《低俗小说》,现在我知道了那是一部经典的黑色幽默电影,虽然在当时看起来,场景切换频繁,很难懂,只是偶尔能引起一阵大笑。

他还给我们讲佛学,郑重其事地问我们知不知道藏传佛教和汉传佛教的区别,然后讲了大雁塔?加了他qq,他的签名是广交善缘,那时候我只觉得这个人很奇怪,怎么开始学佛了,是不是遇到大的挫折了?但最近一段时间我有点懂了,这也成为我近一个月的微信签名。

他还给我们讲了古代的易经的八卦,乾、震、坎、艮、坤、巽、离、兑,记得是画卦象,然后写出对应的字,但感觉没解释这些东西的意思,只是说这玩意儿很玄妙,说了这是最早的二进制没有?

有一次,他知道了我们是学网络的,然后问我们知道ADSL的原理吗,我那时只是听说过,毕竟专业课要等到大三学,那次被一个非专业人士问到专业问题还不知道后,我感到很羞愧。

这些看似怪诞的问题或做法,本不是一个传统的英语老师的传统,但这也体现了吴老师的人格魅力。目前为止,我才意识到,这个博学多才的老师,是一个系统学习者,是一个无边界的学习者,真正的没给自己设限。

这次吴老师火起来了,是因为他新开的京剧课,这是西电有史以来讲京剧课的第一位老师,而且这个课还绘声绘色,同学们反响也很好(见b站西电吴启瑞老师的卡路里或原文链接)。这再次说明吴老师没给自己设限,从这个角度,他也是自由的。

而自由如何获得?吴老师用自己的经历给出了一部分答案。

在问到「您是怎么接触到京剧的」时,吴老师说:

因为我那阵空闲时间比较多,加上我上大学期间玩过摇滚乐,组过乐队,所以觉得这些东西都比较简单,无意当中接触到京剧,之后呢,一下子就听懂了,然后就开始钻研它,大概好几年就过去了,一直慢慢到现在。

不记得老师本科的专业,但感觉他本科就玩过乐队,还是很震惊的,毕竟一个学校,尤其西电这样的工科学校,玩乐队的真的没多少人。更神奇的是,他觉得摇滚乐这些东西比较简单,而我,一个吉他大半年了还是半入门水平。另外,他接触到京剧后,就有一种能听懂的能力。我觉得老师的音乐细胞是客观存在的,他在发掘自身潜力的路上越走越远,给我的启发就是,开发自身的潜力,是自由的一部分。因为人的潜力是很多的,在知识和技能的层面,很多东西都可以培养,很多能力都可以生发,在开发潜力成为一种习惯时,自己就不会去怕当前不知道的东西,而是欣然地,去探索这些未知的领域

写到这里,我认为自由是对知识领域的探索。人往往会好奇一个自己不知道的领域,但同时,惧怕进入此领域的念头往往更大,我认为这种状态就是不自由的,他会局限在一个狭小的领域里,而看不到其他领域的光。吴老师的教育理念,更接近与通识的博雅的教育,而不仅仅是目前大学普遍采用的专业教育。

如何摆脱这种对未知领域的惧怕?吴老师在大一就给我们讲的东西就可以帮助到我们。虽然那时候讲的东西我们大多听不懂看不懂,我们会疑惑,但这种影响不会消失,在后来偶然间遇到他讲的类似领域时,就会有进入此领域一探究竟的动力,初始的惧怕在漫长的时间里,已经消失地无影无踪了。

这或许也是教育的妙处,老师讲的这些东西不会马上见效,但会在学生心中播下一颗种子,这颗种子在大学这段充满启蒙的岁月里慢慢生长,成为我们的理念中非常重要的部分。这跟科技知识不同,我们平时都把获得科技知识作为学习的目的,因为我们相信知识就是力量,科学技术是生产力。在这个角度,知识被我们当做了工具,学好了知识,就可以帮助我们做工程,改造大自然。但这种理念的知识,其实具有很普遍的意义,它具有指导人生的作用。

记得老师有一段时间是在新东方,不过他嫌累就回来任教了,钱多也不是留下来的关键理由,也可能他是在探索教育事业?他还说,很多西电的毕业生去华为了,华为其实是血汗工厂,西电的学生是后备力量。那时感觉不寒而栗,大一我们都以为华为是一家500强的通信企业,钱多,对西电也很欢迎,没想到老师竟然这么评价这家公司。这种冲击至今仍然存在。这听起来就跟压榨高科技劳动力一样。但他也提醒我,是不是西电的培养模式有问题,只培养工程师思维,而缺乏人文的批判的精神。反观西交和西工大,他们培养的管理人就比较多,西电毕业的大多一辈子工程师(言辞有点激烈,待考证)。

网红老师只是一个博眼球的噱头,但这份名声是属于他的。我尝试百度了一下,没有百度百科,除了近期b站的一个京剧课堂的视频,几乎没有任何相关内容。吴老师估计也不喜欢被曝光,所以此文请大家自己留着看就好。如对老师的生活造成不良影响,我当马上删除。

PS:开头对话来自西安电子科技大学网络文化工作室原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