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自由观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有朋友问,为了技术的精进,应该对娱乐时间保持警惕,因为怀疑后者不是真正的自由。

这篇文章就是为了回答,我所以为的自由是什么,应该怎么去追求

看到这个问题,我首先想到了小时候的玩乐。小时候,我们会觉得到处玩,没人约束,就很自由。到了大学或研究生,有要找工作的压力时,猛然以为那不是真正的自由。同理,现在的玩乐也不是真正的自由,只有在专业上、在技术上有足够的积累和突破,才能说自己熬到头了,自由了。由于我们具有了理性的反思能力,会觉得小时候的玩乐是浪费时间,然后暗自思忖:等我有小孩了,一定得报很多班,把无用的玩耍时间都挤掉,这样他未来才能自由。

最近特别喜欢中庸的思想,比如讲课的时候,在反驳快乐主义(一种以追求快乐作为唯一内在价值的伦理学理论)时,老师提到,不是所有的快乐都值得追求,快乐中有苏格拉底式获取新知追求真理的快乐,但也有猪一样吃饱喝足的生理性快乐。我不能说后者就不是快乐,虽然浅层,但是必需。对照着看,孩子在小时候也应该尽情玩耍,充分体验到孩童时的自由。这种自由是他未来美好的回忆,对其独立的人格我觉得也有帮助,因为独立性是在自己的探索中实现的,而探索可以追溯到孩童时简单的探索,同时探索是花费时间的,是需要自由的。就算这些未来的好处都不存在,那要不要给孩子玩耍的自由?从体验的角度,这种自由也不容剥夺,因为他们每时每刻都感到了纯真的快乐,这本身就充满价值。与此同时,为了未来的自由,孩童玩耍的自由可以适当限制,而把剩余的时间拿来发掘和引导他的兴趣,比如报两个班,好让他为终身的兴趣奠基,因为很多兴趣在小时候最容易培养,而兴趣除了能愉悦身心,对抗痛苦外,还有助于让他成为一个有趣的人,有助于交朋友。这是对当前自由和未来未来的一种平衡。

对于执着地朝着技术方向精进的人,我的认知是,一个人自由的程度,取决于他对自由的理解。如果他坚定地认为自由就是朝着未来的目标前进,而放弃当下看起来必需的娱乐等活动,那他也是自由的,因为他心中有足够的光明。

但我不是这样,我虽然也有长远的目标,但只要我为了这个目标而放弃当下的跟目标无关的自由,我是反感的,到后来,这样对长远目标的达成反而更有害。我觉得快乐就像一种习惯,是需要慢慢培养的,如果没有快乐的习惯,如果没有自由的精神或气概,那现在就应该把这些快乐和自由放在心头,并注意去好好呵护,去好好创造。

写到这里,有必要给自由下一个定义。我采用的是古典自由主义对自由的定义:「自由是尊重个人选择,尊重他人做出合理选择的能力以及决定自己事物的权利。不去侵犯他人的人身和财产,同时也不应被他人所侵犯。 」

自由包含政治上的自由,包含信仰上的自由,方方面面。而我要谈论的,都是从个人角度去观察自由,并给指出一条自由之路。

自由是有层面的,这是因为我们的社会和生活都极其复杂。追求专业上的提升,是未来职业上自由的保障,而多读书,也能通过获取新知,把自己从旧的框架里解放出来,这也提高了自由的程度,或多给兴趣留时间,因为兴趣能直接产生快乐,能很快消解压力,让人体会到自由。

那如何抉择?如何在未来的职业上的自由、当下兴趣的自由,和其他层面的自由(见下文)之间抉择?

最近看了解刨学的教学视频,发现稳态是生命的基本保障,如果体温不稳定、血压不稳定,那生命就危在旦夕。我也想到,万物都遵从平衡之法,自由也不例外。

如何平衡?唯一的办法是去尝试,去调整。

从分层的角度看,人有需要很多层面的自由,如果没有各个层面的自由,他就是不自由的,或说自由得不充分。对我而言,自由首先是一种知识。如果没有经济学的知识,就不会知道经济周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就会非常恐惧刚买的已经处于低价的股票,并在继续下跌的过程中,忍不住跑掉,因为他经济知识的欠缺,导致了不必要的恐惧,导致了不必要的损失,可以说,这就很不自由的。

自由也是不断创造出来的,我们突破自己的认知边界,就会看到不一样的东西,得到不一样的自由。需要提醒的是,除了直接地从书本或老师那里获取知识,通过消化来提高自己的认知,另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动手操作。这在编程等工程领域上如此,在投资上也是如此。对后者来说,不入场,就永远不会体会到股市短期的跌宕,由此带来的收益或亏损,也能让你在欣喜或失望之后,对人性的贪婪和市场的运作有更深刻的理解。而这些东西,对一个学习者,绝对是继续学习的动力。这样持续下去,他积累了投资经验,建立了交易系统,并从投资中获益,由此为财务自由贡献一份不可或缺的力量。

自由也有程度的不同。从程度的角度,也即不断追求,目标的程度就会越大,但我们终其一生,也不能穷尽,虽然遗憾,但这实在是现实。比如对知识的追求,胡适都说,「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如果说穷尽了知识,我们才能获得自由,那么我们永远都不能获得自由。但现实中说的自由,是一个人人都能够获得的自由。所以我这里所说的自由,不是完全的自由,而是能够实现的自由。

在技术精进上,在时间和精力有限的事实下,我们渴望尽可能快地提升它,如果足够严格,就会花费最多的时间去实现这个目标,而忽略掉兴趣和其他方面的自由。这是我的困惑所在:要不要为了未来由能力提升所带来的自由,而忽略当下其他方面的自由?

我目前的答案是,不能为了未来由能力提升所带来的自由,而忽略当下其他方面的自由。我跟室友吃饭的时候,经常说,看我作业和考试这么多,要是我是一个Learning Machine就好了。

我相信被现实压力所强迫的很多研究生,都跟我一样,只去当个学习机器,而不管其他。这让我想到《无问西东》中清华学子吴岭澜说的,「我只知道不管我将来做什么,在这个年纪,学习,读书都是对的,我何用管我做什么,我每天把自己交给书本,就有种踏实。」 这跟学习机器是几乎一个意思,我想这种观念是很多好学的学生都具有的。

在这里暂且不谈遵从内心去选择专业的事情,我觉得计算机领域前景仍然非常地好,对寒门子弟,或渴望经济独立的青年,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况且计算机领域相对自由(计算机本身是一个pure world,等待你去编程建筑。互联网也是新的,是创新最快的行业),而且扎实地付出就有收获,重要的还有薪资水平相对较高,能维持较高的消费水平,存下相对多的存款,这在提高生活品质的同时,也能够对抗未来的风险(钱不能对抗所有的风险,但能抵抗绝大多数,包括意外生病、暂时失业等,它不至于让你手无寸铁)。

可我不是一个学习机器,我需要追求技术之外的自由,或说,我不想牺牲这些方面的自由,来换取未来的一张支票。未来的支票仍然非常重要,需要努力获得,但我们就没有任何空余时间来保障技术之外的自由吗?

最近我几乎每天都花一半天泡图书馆,这可能不是一个好的尝试,但不意味着就没有好的平衡方法存在。

对我而言,一切都有待尝试,而不是直觉地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