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室友

之前的每一天,室友都是七点的闹钟,一脸不满加困乏地起身,关闭三米之外桌子上的手机闹钟。

二十分钟后,他已经做好了起床的准备,我认为这是学习的动力终于激发起来了,他于是去洗漱,令人惊讶的,他每天早上都要洗头发,不知道这个习惯是什么时候养成的。

我总感到我是幸运的,遇到了现在的室友。

现在,天猫精灵正唱着杨千嬅的《电光幻影》,室友他刚才说,现在不是适合播放TFBoy的时候吗?

我诧异了一下,“得了吧,那会影响你游戏发挥的。”

他在平板上玩篮球。

今天是他这些天最无助的一天,面对几门考试和任务量大的英语课,他虽然几乎每天都八点之前去图书馆,但今天他决定待在宿舍。

他拿着平板,随着游戏的节奏,手晃来晃去。

我没课的时候,经常待在宿舍。下午午休后的那段时间,是最没有效率的,所以有一段时间,就干脆在这段时间看一部电影。晚上一般是我写作业和写文章的时间,在十点的时候,室友就急匆匆地回来,放下书包,就开始玩篮球游戏,这几天也开始重玩三国杀。

而我,我早就戒了手游,电脑游戏也未曾涉猎。

写到这里,为室友点了一首《房东家的猫》,我总是把这首歌记成《邻居家的猫》。

昨天回来,他发现自己的充电线掉了,他开始焦虑起来,这是可以理解的,我也曾经把充电器整个落在好友家里,导致在官网上又买了一个。我们毕竟很难离开手机。

今早,他意外地没有出去,而是说待在宿舍,他说要把篮球打完。他玩起这个来,真是全神贯注、没完没了,这个状态太好了,我开始感谢游戏起来。

室友说,他每天醒来,都是觉得自己太菜。

这句话对我也适用。但他觉得我不菜,我也觉得他不菜,从此开始了日常的互吹,只不过这里面没有商业的成分。

他说当前是经济寒冬,互联网公司这段时间不是时常闹出裁员的消息吗。这让更加担心起来,我说,再怎么说你也能去BAT吧,他说可能去不了。我说经济寒冬也就一两年,等我们毕业了,经济又起来了。

我相信是这样。经济寒冬的时候,我们都要勒紧腰带过日子。

他这局篮球比赛打完了,我看到他后仰着,晒在初冬的阳光下。

他看起来很痛苦,也可能是高兴。我问他这局赢了吗,他说输了。

输赢是常事。

如果你这局赢了,你还玩吗?

不玩了。

晒太阳正好,图书馆可以享受到高级的椅子,但肯定没有这样的恩赐。

我说,你点一首歌吧。

说这话时,我就跟在馆子里和朋友吃饭,我说,“随便点,我请客”一样。

他没有回应。

我想了半天,最后,我点了一首《春天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