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的成长极其缓慢 (一)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最近我经常感到我的成长是非常缓慢的,对此我很困惑,我相信很多人也有这样的困惑,所以我开始反思成长缓慢的根本原因,并会分别从心理的封闭性、舒适区和痛苦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

本文尝试从心理的封闭性看成长的缓慢。

人为什么一开始是封闭?

需要注意的是,这里不是说性格层面上的外向和内向,而是指人固有的两大障碍。

在《原则》一书中,Dalio指出:

影响合理决策的两个最大的障碍是你的自我意识障碍和思维盲点障碍。这两个障碍使你难以客观地看到你和你所处环境的真相,难以最大限度地利用他人的帮助来做出最佳决策。

我说的“自我意识障碍”是指你潜意识里的防卫机制,它使你难以接受自己的错误和弱点。你有一些根植于内心最深处的需求和恐惧,例如需要被爱,害怕失去别人的爱;需要生存,害怕死亡;需要让自己有存在感,害怕自己无足轻重。这些需求都源自你大脑里的一些原始部分,如杏仁体。这些原始部分都是大脑颞叶里的构造,负责处理情绪。这些区域会简单化地处理事物,做出本能的反应。这些区域渴望赞誉,把批评视为一种攻击,尽管大脑更高级的部分能够理解到建设性的批评对你有利。这些区域使你产生抵触心理,尤其是在涉及对你的评价的时候。

对于思维盲点,Dalio说:

人们无法理解自己看不到的东西。

如果你跟大多数人一样,那么你就不会明白其他人看待事物的方式,也不善于探求其他人的想法,因为你一心只想着告诉对方自己认为正确的想法。换句话说,你是一个头脑封闭的人,有太多先入之见。头脑封闭的代价极为高昂:当其他人向你展示各种美妙的可能性和可怕的威胁时,你会视而不见;当其他人提出可能是建设性甚至能救命的批评时,你也不能领会。

因为自我意识障碍和思维盲点的存在,导致人一开始是封闭的,就算你是一个外向的人,在你对别人的观点表示认同的时候,内心可能正好相反。这是很难避免的事情,我都想写《生而为人》的续篇了。我把这两大段文字引用过来,是因为我找不到比Dalio更好的解释(感谢Dalio),而我相信,对自身的了解越多,就越有可能突破这样的障碍,不管是求真,还是实现目标,这都是必要的。

因为人的封闭性,导致人的认知的提升是非常缓慢的,这是人成长缓慢的一个重要原因。

而为了突破这种封闭性,就要借助网络了。这里的网络,实际上是一个学习组织,也可以称之为圈子。在网络中不断接收其他人的新观点、新视角,可以帮助我们破除思维盲点,更多地看到全局,从而让自己更加开阔,变得更加理性。如果有的观点是我们在情绪上难以接受的,那么这本身就是理解自身自我意识障碍的好时机。另外,不断分享自己的认知,分享自己认为的好东西,可以获得他人真诚的认同,提升节点在网络中的价值,同时也能够获得他们的反馈,比如建议,这样就可以逐渐减小思维的盲点。

我是计算机网络出身的,但我的认知只停留在技术层面,认为网络只是一个通信的工具。如果从社会连接来看,就可以看到更多。目前我的认知是,走出自身心理上的封闭,通过更多有效的连接,创建自己的价值网络,是非常必要的。一个人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单从技术上,有些程序员可以做到全栈,但让他一个人开发一个系统,也是非常费时的,至少没有团队协作快,这就导致他可能错失良机。

一个人不但能力有限,更根本的是其认知也极其有限,而认知是推进高质量决策和行动的关键所在。一个典型的例子,我在前天的文章《经常捡芝麻的人》中提过,据我观察,大部分人都存在捡芝麻丢西瓜的问题,这是不理性的,但根本还是认知停留在低层次,以至根本看不到西瓜,导致看到的都是成本。

比如我两个月来的转变就是,看到需要的书就去网上下单,而不管打不打折,也不去淘宝比价,因为当当的书价已经足够便宜。与从书中吸收的知识相比,书价就可以忽略不计(这也是知识付费的逻辑,钱不是唯一的价值,钱只具有工具价值)。这是我认知的一个提升,但它不来自我自身的开悟,而是辉哥说他只要一看到喜欢的书,就先买电子版,如果没有就马上下单,很快书就到了,就可以阅读了。如果没有这个链接关系,我多半还停留在不愿意买书的阶段,停留在纠结的低层次阶段。这就是网络的价值,与更多创造价值、更新认知的人建立连接,在网络中作为一个节点,学习他人分享的东西,并努力分享自己的认知,然后不断强化这个网络,就会收获比个人单打独斗快得多的成长速度。这也是我写公众号的一个初衷,自己的认知需要被检验,同时希望读者通过评论分享自己的认知,从而能够建立一个初步的价值网络。

借用Dalio的「人们无法理解自己看不到的东西」,在网络的交互中,我们才能看到别人的观点,进而减少思维盲点,做到头脑极度开放,而这会加速个人的成长。这就跟数学里的优化问题一样,在自己有限的视角里做全局最优,实际上只会是局部最优,甚至都达不到局部最优,而看到别人的观点,才能看到全局的信息,并加以理性的思考,进而看到全局的逻辑,这样的话,才有做全局最优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