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价值观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我们为什么要去做一件事情,而不是另一件,这就是选择。对于选择,有的人没有确定的目标,或者觉得人生虚无,或者佛系也很好——在可能的选择中,就随便选一个。有的人则会根据自己的目标,每次大的选择,都会尽可能地选朝着目标方向的那个选项。

那目标又是怎么确定的?我认为,目标是基于价值观的,价值观就是我们认为什么东西具有价值,更准确地,哪些东西对我们而言具有内在价值。在我知道的一种价值分类中,有些东西具有外在价值,比如金钱,而有些东西具有内在价值,比如快乐。外在价值是为了实现内在价值服务的,比如光有钱并不是人幸福快乐的充分条件,甚至不是必要条件,但钱的价值在于,它能够让我们吃饱穿暖,能够让我们接收良好的教育和医疗服务,在拥有很多钱后,帮助更多的人、让更多的人过上好的生活,就成了一种深具成就感的事,这包括做企业,做出优秀的产品,也包括直接捐献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需要注意的是,教育和身体健康、成就感都是内在价值。

由于每个人的内在价值选择是不一样的,比如我倾向于自由、成就和健康,你倾向于爱、友情和智慧,由此,我们选择的外在价值的集合也不完全一致。

所以,有人觉得过朴素的生活就很开心,而无需用钱来获得幸福。而对另外一些人而言,钱是非常必要的,因为钱是不可或缺的工具,它能带来上述提及和未提及的内在价值。

一个艺术家,可能会因为追求艺术创作的自由氛围,而不惜放弃家庭生活。他也许并不认为家庭有害,但在两者不可兼得时,就必须要选择,这时,选择什么,就是他价值观的体现。

一个记者,不惜生命安危,去战地拍摄和记录,他是为了自己强烈的责任感和对人的悲悯心,他觉得人是有价值的,记录是有价值的,让后人记住真实的历史是有价值的。由此也能联想到《史记》作者的决心和坚持。

最近,我的脑海中时常浮现一句话,成年人应该坦诚地大胆地谈价值观,对内和对外都很必要。在少年时期,我们也有价值观,但那个时候,我们没有思维能力,也没有足够的行动力,去坚持自己的观念。比如,在一次考试,几乎所有的同学都在照抄,我也很可能就去照抄,因为不照抄就“落后”了,不照抄甚至会招致同学们的嘲笑。

少年时期的我们由此经常被周围的环境影响,被老师的一句话影响,被同学们都在做的事情影响,因为某个同学的一句话而难过好久或因此作出非理性的改变。

到了成年时期,我们在行动上已经获得了最大的能力,虽然能力会随着自己的学习和贡献而逐步提高,但这时的能力已经足够使用。这种能力不光来自大脑的发育趋于完善,更来自社会对成年人的接纳。并且,在法律上,我们第一次深切地体会到自己是作为一个完全的公民而存在,个人具有了完全的公民权利,同时也感受到了肩上的责任。

我们的理性生发的时机已经成熟在社会上,我们具有了公民的身份,具有了某种程度上的自由和权利;在身体上,我们有了行动的体力支撑;在心理上,大脑的发育完善和经验的积累,让我们的心智也逐渐健全。

理性开始指导我们的生活,而我认为,理性于人的一个重要表现,就是价值观。我有了一个意图,是基于某个或某些价值的,对于没有价值的事情,一个人是很难做下去的,就算做了,也很难坚持下去。

我发现,在我日更遇到瓶颈的时候,我陷入了对自己的批评之中。我不断地反思日更的价值到底在哪里。当我意识到,记录就有价值,就算当天自己不想思考,单是记录就会产生价值,我就安心了,我停止了自己只写有深度的内容的念头,停止了对自己的批评,开始写一周趣事系列。

我能坚持下去,就说明我把记录当作一种重要的价值,在我思考力强的时候,有深度的文章是有价值的,更底层一点,我认为思考本身就具有内在价值,我认为那是在发展自己的理性,而理性于人而言,几乎是人之为人的根本。

总结一下,人是追求价值的,所以人的选择会基于他的价值观。在一个人自为地坚定地去做一件事情时,可以确信,那是他的价值选择。一个人之所以不去做某件事情,那是因为做这件事违背了他的价值观,或者在同一时间,存在更有价值的事情要去做。人的价值观的形成并不清晰明了,在《务虚笔记》里,画家因为一片阳光下的羽毛在年幼的心灵生根而走上艺术的道路,女导演因为对爱情的固执理解,而走上在大街上拿着镜头一直跟随一对走失的情侣的道路。

当我们理解了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价值观,就会理解每个人当下的大多数选择,是具有深层合理性的。最打动我的,是《一一》中的洋洋,他因为想让别人看到他们看不到的另一面,就固执地拿起相机,拍摄无人问津的角落,拍摄他们每个人的后脑勺。这也是我的价值观,是我所认可的探索方式。所以喜爱和厌恶,也是基于价值观的。由此发展出的兴趣社区和各种圈子,是价值观存在的一个明证。

我们开始具有理性的反思能力,开始发现复杂事情,其背后有一些清晰的脉络,我们也会发现,在现实背后,除了美好之外,也有其谎言和欺骗。

我们开始意识到,说出不经仔细思考的话语,是不理性的。很多以前的概念,都没有经过探讨,它们都有待我们去重新发现。

之所以写本文,就是因为我之前虽然了解到价值观是很重要的,毕竟是三观之一,但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没有去仔细探讨价值观的理由和内容于此同时,这又是一个漫天鼓吹价值虚无的时代,我们在各种选择中,往往没有一个稳定的价值判断,这样做的好处可能是,自己的适应能力强,在哪一个群体里都能游刃有余,但这样做的坏处却非常严重,我们经常说一套做一套,或者在这个地方这么说,在另一个地方就换一种说法,虽然这样可以暂时换取更多的利益,但本质上看,这个人是不受信任的,是不可信的。这就像一个人做出承诺,他很有可能因为某些利益,而背弃诺言。这样的人会受到信任吗?于此同时,我们的内心会感到深深的割裂,因为不一致性和多面性,因为我们的系统过于复杂,而占用过多的意志力(will power),我们往往感到割裂,跟真实的自我割裂。

成年人要勇于谈价值观。我们首先作为一个独立的人存在,我们具有独特的价值观,于此同时,我们也包容他人的价值观,包容是一种品德,于此同时,不同的价值观碰撞,能让我们发现自己价值体系的问题所在。

成年人也要勇于选择价值圈子,最典型的就是工作环境。我们的老板是不是我们敬佩的,我们的同事是不是我们愿意共事和值得学习的,这些都能深远地影响工作的效率和个人的成长速度,还有个人的幸福指数。

我想鼓励更多的人直面和审视自己的价值观。

直面是一种勇气,是和解,是接纳。

直面自己的价值观,能让一个人减少不必要的纠结,从而获得更多的行动力。

未经省察的人生不值一提,不断审视是一种内在责任,也是迭代方法论。

不断审视自己的价值观,能让理性的层次得以提高,能让自己找到真正的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