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最重要

以前听过一句话很发人深省的话,那就是「人应该经常思考,什么更重要,什么最重要。」

我们每天都会做太多消耗宝贵生命的事,刷信息刷到凌晨,为了看一眼微信消息,打断工作流,其实那些信息都不是最重要的,其重要性比不及给父母打一个电话,看几页小说,写一段反省的文字。

我们每天又很容易沉浸在过去的不愉快中,仿佛上天没有给我们笑肌,我们只好板着脸,瞪着命运。

不仅如此,我们每天还沉浸在恐惧中,被作业和成绩要挟,被周围人的目光过多的影响,被自己不太满意的境况挟持,被未来的不确定性折磨,我们不得自由,仿佛只有就范这一条路。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几个月前我的一句话,「研究生阶段是我人生最后的自由,这是我读研最大的理由」。在一般意义上,读研意味着做工程,看论文,发论文,但我却享受这样的生活。这由两部分原因组成,后一部分是如果本科毕业直接进入职场,我还有很多东西没有积累,我还不够独立,不是一个好的学习者,一个好的沟通者,我不想立即被裹挟进新的环境中,按照新的评价标准去行为。事情应该以恰当的方式结束,四年本科让我觉得这一个在大学成长的阶段还没结束,我要在这个阶段获取更高层次的自由。这里就主要讲前一部分了,本科的四年,我拥有高中所没有的自由,我称之为地理自由,即可以自由出入学校,进出各种场所,还可以翘课,也可以选择旁听自己喜欢的课。但这些自由缺乏理性的指导,面对不确定性,面对有时遇到的挫折,面对deadline,我没有提前规划好,我也不知道什么是最重要的,就算我知道我喜欢什么,隐约觉得哪些东西(比如哲学)是重要的,但在旁人的眼里,这些东西是透明的,就像不存在一样,我也在很多时候选择无视甚至厌倦这些实际上重要的东西

不确定性是分级的,比如保研,我经常鼓励别人去某某顶级大学试试,在我看来,以Ta的水平,去那里是有很大希望的。而在面试时遇到的老师看来,学生的水平很多时候一目了然,可以直接录取,但我们还是忐忑不安,毕竟这关系着以后的职业发展,是根基性的东西。我们紧张焦虑,并因此睡不着觉(我经常在考试前肚子不舒服,也不是拉肚子,是发麻的感觉)。所以不确定性是分级的,老师是高一级的,学生由于信息不对称,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水平,就算在参加面试的所有人中处于中等偏上,也还是免不了担心。学生是低一级的,他们很容易自我认识不足,很容易被传染焦虑。他们需要对自身和同龄人进行客观的评价,找到自己的优势,找到自己的兴趣,从而找到努力的方向。不确定性是不可避免的,但也不是一直有用的,当我们意识到未来的不确定性时,往往是自己处在对现状不满意、恶性焦虑的状态中。而在超前思维一文中,也讲过,首先从高一级的思维上武装自己,找到自己努力的方向,提前准备,就会水到渠成。

面对deadline,如果我们能合理安排时间,心无旁骛,做好扎实的积累,很大可能是能够在deadline前几天完成的,如果只是累积在deadline当晚奋笔疾书,一是对身体不好,二是任务可能太多,不一定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完成。根本的改变还是做一次有益的尝试,充分认识到之前的方式是不可持续的(年纪大点还能这么突击吗?任务艰巨了还能这么做吗?),充分认识到现在的方式是更理性的,更有效的。

谈起理性,我觉得理性是一种对人生负责的思维和态度。从自省中,我们能不断获得坚实的理性,而这正是快速成长的前提。积累了理性,就会不断看到更深层的内容,看到某件事的合理性,看到某个行业的痛点,从而更加开阔思路,开阔胸怀。积累了理性,就不会被人云亦云混淆了视听,自己得出的结论也会更加贴近事实,自己也更有成就感,更加地接纳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