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去哪了

在「亦诗亦思」日更第一天的时候,我觉得每天更新一篇并不是难事,但就在刚才,看到时间一点点流失,我突然发觉下不了笔,要做到言之有物,是有难度的。

万事开头难,早晨为了写自定义菜单里面的几篇文章,导致今天没有过多地关注其他方面,下笔的时候方觉太难,索性开始写下这篇文章。

我开始注意到自己一天做的事情,上午办电话卡花了一个半小时,中午搬东西花了一个小时,吃过饭回去睡觉,又花了两个小时(实在太累),晚饭后跑步花去半个小时,剩下就是写自定义菜单里面的文章。

在这些事情的间歇,还有很多可以优化的空间,比如我并没有做到上一篇文章所说的「在自己空想的时候,马上回到路线上来,一点一滴地积累 」,而这,是需要抵抗各种消息的纷扰的,我最厌烦的是提示栏经常蹦出没用而又关不掉的消息。我意识到我每天都处在消息的洪流中,太多没用的消息占用了我的注意力,而我又有关于「信息大多无益」的认知,但最关键的,我还是在用过去的习惯来处理这些信息,也即除了新闻之外,其他都接收一点无所谓。这种习惯和认知是矛盾的,而这种冲突却没有及时解决,就导致了这个冲突将在未来的时间里不断侵扰我,而我依然没有处理这个冲突。这是多么可怕!

再说说手机。我每天几乎一半的时间都在看手机,除了睡觉之外,手机离我的距离几乎是永远不超过30公分。很多时候,当我每次打开手机查看新消息,或者无意识地打开手机时,我反而找不到任何有助于我进步的信息。更要命的是,由于接入互联网,各种新消息(外卖红包、比赛信息、各种推销信息、虾米活动等等)不时袭来,让我们喘不过气来,好像这些信息都很宝贵一样(有些信息的确能带来几块钱的优惠,但请不要忽视时间成本。我曾经为了相对便宜地买一床好被子而到处比质量比价格,竟然花了大半天的时间,而且这种对比的行为不到成交就根本停不下来,事后觉得太可怕了,因为一床被子,把我的一天都浪费了)。事实上,很多信息都是商业广告,如果你不是学广告的,对你的成长就没什么帮助。对一个人而言,于他有用的信息非常之少,他只需要关注跟他兴趣和工作有关的信息,其他的都是打扰,需要坚决屏蔽,那些不用的app也需要坚决卸载。因为这些东西在占用手机屏幕空间和存储空间的同时,也遮挡住了我们的视线,占用了我们的脑力。 我们需要把手机当成一个优秀的工具,而不是被手机控制。

手机是一个很浮躁的东西,这种浮躁来自互联网产品的思维(满足用户的贪嗔痴),也有一大部分来自这个高速变化的时代。在这个时代,每个人几乎都想成为弄潮儿,但并不是人人都有这个潜质和能力。这些没有潜质、能力欠缺的人,又因为越来越大的压力,所以很多就变得浮躁。而真正做事的人是不会浮躁的,因为他们已经跳出了浮躁的恶性循环

关于现代人的压力为什么越来越大,我也想问问这个时代。其实我们中的绝大数人的生活条件已经相当好了,这是绝对条件,从相对条件来看,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底层的人很难看到向上的希望。我想,为了实现阶层的跃迁,这些人之间相互竞争,而不断通过学习来满足更高一级工作的需要并不简单,这样的人能从竞争中胜出,但随着年龄的增长,学习能力下降,他们可能面临着跟年轻人竞争的局面。总结一下,从工作招人角度,好岗位只有少数的名额,但有很多人去争,压力很大;从个人角度,随着年龄增长,各方面可能都不如年轻人,压力也变大。对于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去争夺好岗位,我觉得还是这些人想要实现阶层的跃迁,想过上更好的生活。另外我也想到,现代人没有安全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对生病的恐惧。人一旦生病,生产力就会下降,这会对自己的工作造成重大影响,一场大病搞不好还会丢掉生命。本来,人不是在去医院的路上,就是在医院里。而且由于农药残留和各种食药品安全问题,很多病都更容易发生。为了抵抗生病的风险,人们能想到的第一点就是提高工资,因为有钱了,抵抗风险的能力就变强了。

压力催生出了焦虑,我记得辉哥说过,一个人一般要花一半的工作时间处理自己的焦虑。而如果处理好焦虑,就可以大大提高工作效率,于此同时,人的幸福指数也会变高。

关于如何处理焦虑,我会单独写一篇文章分析,这篇文章就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