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一)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这是我看侯世达的《我是个怪圈》这本书所激发的一些思考,这些思考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以前就有的。 虽然说我没看完,但是他激起了我对过去想法进行整理的念头。首先我相信人的独特性很大一部分是基于自我的独特性。我们每一个人都有自我,而我们每个人的自我都会认为这个自我意识是独一无二的,是非常非常关键的,是我之所以为我的根本。

但这个字「我」又是怎么产生的呢?我从高中的时候才逐渐发现自我意识是这么的强烈,以至于不得不去关注自我的概念。这一方面是因为高中的时候正处于一种知识大发现的时候,处于一种非常活跃和好奇的思维状态下,同时也因为我看了周国平的一些书,那里面经常充满了人文的精神,与此同时也激发我对很多事物的考虑,尤其是对自我的考虑。这些对自我的考量,往往是进行一些很严肃的哲学思考所必须考虑到的,这些问题包括: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第一个问题,我从哪里来?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难有答案的问题。在进行这样考虑的时候,我们必然忽略不了「我」。我们在用语言时,时常会使用我的概念,而这个概念是对自我的表达。我们在潜意识的时候就使用了自我的概念。我们不得不从自我的独特性上为自己的价值辩护:如果我没有价值,那么我所说的所有话,所做的所有事都没有价值。上次跟老师讨论的堕胎问题,最后大家比较认同的观点就是,孩子从什么时候开始拥有自我意识,从那以后,我们对他就要像对待一个真正的人一样。

为了更好的讨论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先进行一个思想实验。这个实验是,假如把你的身体的所有的原子都记录下来,然后在另一个时空中,比如在火星上复制出完整的一个你,那这个时候那个跟你一模一样的你还是不是你?我的答案是,不是,就算那个你跟这个你在物质上完全一样,但是他还是会认为他是独一无二的,他的自我是独一无二的,就算在他看到完全一样的你后,这种认识也很难发生改变。

看来这本书的一部分之后,我开始相信,自我的概念是从物质中生发的,并且自我是物质的一种高级欺骗,是生命智能到达一定层次的时候,所产生的一种幻觉。我们时常在使用自我的概念,我们也根本离不开这种表达。同时,我们能清晰的感受到这种东西,也即自我的存在。但是当我们想去仔细琢磨的时候,却往往不知所措,我自己就是越想越头晕,就像是跌进一个无限的循环。这大概就是书名「我是个怪圈」所表示的含义。

在史铁生的《务虚笔记》里,也提到过类似的问题。他当时提出了一个关于我的悖论:我是我印象的一部分,而我的全部印象才是我。

那个时候我对这句话更多的是不理解,但现在从另一个角度,从我是个怪圈的角度,我可以理解一部分了。

自我的困惑在于,如果我是独一无二的,那我的灵魂为什么不能飘飞出来,而只能固定于当前的躯体?我们也很困惑,我为什么会在这个躯体,而不是在其他的躯体,是造物主设计好的吗,我是注定要在这个躯体里吗?我的解释是,我们认为自己的自我是独特的,我们认为别人的自我也是独特的,但事实上,那只是一个个不同的躯体、不同的大脑所产生的一个个自我的幻觉。

可以肯定的是,每个人都从很小的时候慢慢地拥有了自我意识。同时也应该注意到,我们的智识也越来越多:我们会推理,也会进行其他思考。我们还能审美,还能自由选择,并能控制自己的行为。我认为,这些都基于我们大脑和身体的成熟。而在这个成熟的过程中,自我就慢慢显现了。所以我猜测,自我就是物质的一种高级欺骗。

而为什么自我是独特的?是因为它只能基于我当前的大脑,当前大脑的结构,其所存储的信息,也即记忆等等,都是独一无二的,这才产生了这样一个自我。自我的独特性更包含在人对自我的迷恋之中,也即人迷恋自己的自我是宇宙中独一无二的,这也可以当做是自我的一个特征。我更相信每个有正常思维能力的人都有正常的自我意识,而不管自我实际的独特性到底有多大,也即自我的迷恋性压倒了实际的独特性。

而史铁生在务虚笔记里面表达的一种唯我论,也曾经让我思考过。我们仿佛把人生的意义等价于自我的意义。如果自我消失了,那我们的人生还有什么意思呢?

这也是人们对死所固有的恐惧的来源。人们常常困惑,自己死后,自我或者说灵魂,会在什么地方?是消失了呢?还是到达了另一个地方?

而我的认识是,人一旦死去,就没有任何灵魂。因为大脑已经停止运作,停止运行的大脑物质已经没有构造出自我概念的能力了。

自我的连续性是通过记忆的连续性来达成的。我们会认为,当前的自我与过去很多年前的自我依然保持着联系,这正好意味着自我意识在不断发展的,是基于以前的自我不断改变的,这就跟小树苗慢慢长大成一棵茁壮的树,树依然保有树苗的一部分特征,也即连续性。

最后我的结论是,每个人都是独特的,但自我是一种幻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