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三)

晚上在地铁上,对《原则》一书提到的进化概念有了更多的理解,也即每个人都是社会或说另一个大整体的一部分,每个人有进化的本能,而且人因为有思维能力,而具备了更多进化的潜力。

从人类群体的角度看,每个人都是渺小的,也是自由的,这种自由不只是人具有,就连任何群体中的个体都具有,比如鱼群,或鸟群,每只鸟都具有行动的自由,而每个人也有这种自由,虽然人类发展出了社会,而相应地有了一些约束,但仍然具有这种行动的自由,即我每天怎么安排自己的生活,如何对待他人,如何创造价值,等等。

很多时候,很多人对这些基本的问题都是茫然的,甚至从来没有思考过。我看到的多是茫然和疲惫的面孔,这让我也很压抑。我最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帮助人类群体的进化,而这首先要让自己进化。人有思考的能力,但很多人不去用,也就失去了更大的进化的可能,其行为更像是一个动物的人,而不是一个理性的人。虽然理性也得有一个前进的目标,这个目标很可能就是进化。日常分享、演讲、出书,这些都源于我们作为一个个体,去发挥自己的热量,想尽可能地照亮更多的人(为什么是照亮,因为人有对于成就的深切渴望,成就首先表现为对更多人更有价值的影响,而我们为了追求这种影响而分享的内容,肯定是我们认为有价值的,所以才有喊一声的必要)。

人有人性的弱点,这在著名的《人性的弱点》书中已经描述得很清楚了,但从另一个角度,因为这些东西是内置在我们大脑里的,相当于一个默认配置的操作系统,我们可以通过成长和经验来修改一些配置,甚至创造一些软件,但有些是不能配置的,是完全基于硬件的。一个绝妙的例子是,我想抛弃我的概念,但根本抛弃不了,我看似无所不能想无所不能做,但仍然被限制在了物质的大脑里。

所以一个人要成为人,必定不能抛弃人根本的一些属性。人天生渴望爱,也天生渴望成就感,渴望与人交往,但现实可能是另一番情景,或我们受到了不好的家庭影响,或曾被打压而丧失追求目标的动力,或惧怕与人交往中的尴尬,而不去做这些只要去做,总能收获快乐的事情。我们既然要成为更好的人,首先要明白人的固有属性,孔子的食色性也,说的就是这个道理,而不断地观察和理解人的性质,就迈向了自知的道路。补充一点,很多人困惑的原因,很可能就是不明白自己的本性,不明白人的本性。

不管是在学校,还是在北京的各大人群密集的地方,我都能观察到不同个体的诸多不同,他们的行为方式不同,他们关注的信息不同,他们的职业和兴趣也不同,但如果他是在做遵从本性, 对个体的进化有用,而社会的进化也有帮助的事情,他们肯定会兴奋、激动和快乐,就跟我现在做的一样。

每个人作为个体都是不同的,他们有选择的自由,而我希望我的选择能帮助我进化,自然创造了人,给人类赋予了一种独特的异常强大的能力,那就是思维能力,而人要做的,就是应用这种能力,去加速自然的进化。从数学上的收敛概念看,现在的社会虽然稳定,但仍未收敛到一个非常美好的地步,而这正是每个自由的个体应该去做的。

我同时也有一种悲观的念头,每个人都是上帝创造的随机游戏的一部分,每个人都只能看到眼前这一点点的东西,但他们能够通过群体的交互和学习,来更好地适应环境。从进化论的角度,人类虽然发展出了卓越的思维能力,但人作为一个动物,仍然是进化游戏中一个个的个体,生老病死都是必要的一部分,或许我们能从中看到上帝的无情,但事实就是这样

人可以自由地选择自己的价值,来组成个人的价值观,但从人的限制的角度,与进化保持同步,做本性一致的事情,同时做对进化有帮助的事情,都会得到一种根本的价值感。

但人总想超越种种束缚,比如进化的束缚,这样他们其实就lost了,就迷失了。就算他找到了这样一个目标,但这个目标仍然让他充满困惑,他觉得不够实在,所以就有了不能承受之轻。

最后总结一下,每个人都是进化的一份子,人是被抛的存在物,说的也有这样的味道,唯一的不同是,与动物相比,人能意识到自己是被抛的。动物的行为是基于动物本性的,虽然很多特征和行为在人看来很不可理喻,但那也是适应环境的一种特性的遗传。动物缺乏理性,但人既然具有了理性的思考能力,就应该看到自己所处在的在进化中的位置,这种根本的动力在我们的古老的动物祖先身上就一直存在,就算我们具有了思考能力,也不要忘记自己所处的位置。而认识到人的一生不过是要做对个体和社会进化有帮助的事情,就有了目标。并且这种目标与人的本性一致,所以在完成这些目标的过程中,人是有价值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