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而为人(二)

先从两个自我说起。上一篇文章提到的思想实验,即在火星上复原一个你,那么你们的自我有没有联系,会不会心灵相通?

我的观点是,两个自我没有任何联系(就跟分叉一样)。

那自我是如何建构起来的?物质怎么能建构出一个如此神奇的东西?本文尝试对自我建构进行解释。

自我依赖于自身的大脑而建构出的东西,虽然大脑具有强大的抽象能力,也具有令人惊讶的想象能力,但是自我终究只能栖居在我们的身体里。自我产生的必要性在于,自我是一种区别,区别与他人,区别自身与整个环境。虽然是动物也有区别个体和环境的能力,甚至连最基本的草履虫也能趋利避害,但自我是一种更加复杂的区别方式。另外我也相信,自我意识不是一开始就有的,也是一步步发展起来的,是人脑的容量和复杂的思考抽象能力逐步增强之后,而产生的一种特殊的建构,虽然产生的过程至今也不清楚,但我们可以回头看看森林古猿,看看人类的祖先,他们是否具有自我意识。如果你的答案是否,如果你不是神赋意识的支持者,那么在你看来,自我意识也不是一步到位的,而是一步步进化而来的。

自我是人脑对个体的建模,每个人的大脑都会对自身进行建模,产生一个自我的概念,并让这个自我感到自己的独一无二。因为这份独一无二,我们就具有了特别的价值,而对其他价值观的讨论,都不得不基于自我意识,基于对自我的实现,来看哪些事物对我是具有价值的。自我意识也必然会让我们产生困惑,而可能导致一个人转向宗教,因为他需要关于灵魂的解释。

自我会产生,从万物生灭的角度,也自然会消失。自我是对失去自身的担忧,是抵抗这种普适真相的一种尝试。这是一种奇妙的现象,这或许意味着,高级的智慧体意识到了万物包括自身的生灭,而产生的一种自然而然的抵抗。高级的生命体以为自己无所不能,但终究自我栖居的大脑会消失,虽然事实可能就是这样,但意识却不愿意接受这一点,他要求永生。由此历史上有了很多的哲学思考和哲学理论,这个问题也将一直存在下去,因为我们的大脑具有产生自我意识的能力,而自我又具有上述的性质。一个人在一生中,也或早或晚,或多或少会关注到这一点。

对于机器是否可能有自我意识这个问题,我的回答是,或许真可能。只要他意识到了自己和环境和他人的差别,或者说科学家通过解析人脑如何产生自我意识,来设计一个机制让他产生自己的自我意识,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人也是进化出来的机器,虽然说机器人是人创造出来的,但是,他也是一个进化的过程,只不过创造他和帮助他进化的对象是人。从物质论的角度,这只是技术上的问题,虽然目前的人工智能还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但我们还是看到了模拟人脑的可能性,虽然只是计算机上的模拟,而非生物上的模拟,但这种模拟显示出的强大的表达能力,还是令人惊叹的。对于强人工智能的恐慌也是存在的,这在多部科幻电影中已经描述了,但这是另一个问题。(关于自由意志,也即机器能否具有自由意志,以后再讨论,目前还不能讨论,但写科幻小说是足够的)

从解构了自我的角度,我们自身的意义又在何处?我们作为一个有智识的动物个体,去过自己的生活,就算自我是一个幻觉,但我们依然具有成为人的能力,甚至对成为人具有高度的使命和道德,因为人性是客观存在的,我们的潜力也是客观存在的。由此,我很欣赏胡适铸器的人生观,也即人的一生就是不断把自己铸成一个器物的过程。人具有自我实现的能力,自我虽然是幻觉,但依然代表了我们整个的人,所谓自我实现,其实是我们作为一个人,去实现人。这就跟一块璞玉,它具有雕琢成玉器的潜力,但是如果它没有被师傅雕刻,它就一直是一块璞玉。人是一块可以自己雕刻自己的谱,这是何其幸运,这就是生而为人的幸运。

但到最后,我们还是很难抛弃自我的意识,至少在我看来,我的自我是独一无二的,是具有最高价值的,这一点很难舍弃,这就是人的局限性,可能也是最大的局限性。所以我还是很难想象失去自我意识的状态,那时候的生活还能称作是生活吗?

庆幸的是,我们的自我意识会一直保持,直到死亡,绝少有丧失的可能,所以平时根本不用担心。

与自我同行,虽然自我是大脑产生的幻觉,它既然产生了这种东西,必定有其作用。能产生自我意识的生命,至少是相当高级的,这一点可以作为生而为人的一点点虚荣。虽然我也不想被大脑愚弄,虽然上一句话就是一个怪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