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换

从火车站出来,就跟刑满释放一样。

出去的时候听着众多的老乡喊着要不要打车,我想我已经进入了另一个世界,今早我是从被复习和考试所忧虑的状态下逐渐清醒的,醒来后发现,原来已经放假了。我想,今后的一个月,我要用随州话思考了。

用方言思考,是一种独具特色的方式,但方言关注的话题比较少,这些话题这是三四线城市生活所必须的,而对于一个知识分子来说,未免有些狭窄。

记得在襄阳做暑期实践的时候,非常重视城市文化中方言的分量,那时大一,几个同省的老乡,说话都不一样,而且个个都绘声绘色,各有特色,所以我开始发现方言的魅力。对于没出过省份的我来说,普通话只是一个课堂的工具,而来到外地,大部分时间都是不得不使用普通话,渐渐无论是说话还是思考,用的都是普通话。回家后,思考也用方言,这跟普通话很不同。

每当我来到一个大城市,首先要使用普通话,遇到的各种人,都操着一口流行的普通话,加上大城市的繁华和发达,压力也接踵而至,因为消费也高,人开始变得要去打拼,才能在大城市养活自己。这里遇到的问题也变得很多,所以需要升级认知。我以为这是一种大城市的普通话思维,这种思维相比三四线城市的方言思维更加激荡,更加开阔。这就是一线城市思想的激荡,三四线城市的安逸。在三四线城市,生活压力不大,我们不用去想在大城市必须要想的问题,我们安定之后,只用按部就班,然后享受生活。

大城市是打拼的天下,是奋斗者聚集的天堂,在这里大家讨论的是能力,是如何实现目标,是如何拿更多的钱,去更好的公司。而小城市,大家讨论的还是车子房子,这些在大城市里绝大多数人都认为是虚无缥缈的东西,他们在热切地讨论,同时,他们关注的范围更小,没有大城市的压力,所以更多的是如何更好地生活,虽然有的目标很世俗。

从我在家的大部分时间看,我都不知道要思考什么,因为这些思考跟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我也不想做什么,反正大家都安闲,平时打打麻将,我想,这才是”充实“的人生嘛。

但同时我也意识到,不管我在什么地方,我仍然是我。从大城市回到小城市,那个渴望安逸的我开始接管我,而那个奋斗者的我开始袖手旁观。但奋斗者的优先级显然高于安逸者的优先级,所以我依然要坚持写作,依然要坚持学习,看书和思考。

我对这点的感触很深,在本科毕业后的一个月里,我打了一个月的王者荣耀,一场接着一场,几天后非常颓废,但依然接着颓废。在这段时间里,所有的压力都消失了,我没有了任何外在的目标,游戏填充了我的每一天,甚至熬夜打游戏。我忘记了很多重要的事情,忘记它们并不会随着毕业而宣告完成,比如学习新知,逐步去除自身的愚昧,比如提高技术水平,这样就能找个好工作,比如坚持兴趣,让自己不会无趣。

颓废的状况是从要开学的时候慢慢改变的,当我发现要上学了,要为自己的能力负责之后,我重新开始练习技术,重新开始看代码,研究新项目,也重新拾起以前买的书籍,并重新拾起多年前的写作梦,虽然有负重,但我觉得这才是想要的生活节奏。

在家的一段时间,肯定很快就会过去,但我不希望就这么轻飘飘地过去,我虽然经常需要用方言思考,但我希望通过看书,我也可以用严肃的普通话思考,普通话代表的是大城市思想的激荡和自由(语言会影响思维倾向),而方言则贴近生活,对目前的我而言,少有压力。我可能忘记了自己的目标,而我在大城市的时候,目标是经常挂在心头的。所以我希望这段时间也能安排好自己的作息,每天都做自己喜欢的事,我不希望在家里的生活是一种随机的生活,一种无所事事的生活,而是希望不管我在什么地方,我都能铭记目标,不为暂时的轻松和安乐而放弃我的生活原则

感慨很深的是,如果我不能安排好在家的生活,那只能说明我是一个没原则的人,虽然你在学校看起来很上进,但内在地,你的行为太容易被环境影响,太容易趋于眼前的安乐,而这,对实现目标少有帮助,到头来,我们不得不后悔。

坚持看书,坚持写读书笔记;坚持学新技术,坚持做项目。

这是我的主线,如果做好了上面的事情,这个假期就达到了我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