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象人的困惑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在心理学上,有一个生动的比喻:

人类的心理,有一半正如一头桀傲不驯的大象,而另一半则是像是一个理智的骑象人。这两个分裂的部份,造成人们常陷于理智与非理智的思想争战中。 (来自豆瓣)

这个观点来自积极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的《象与骑象人》,他指出,人的心理同时存在两套系统,代表自动化系统的大象(情绪)和代表控制化系统的骑象人(理智)。代表理智的骑象人虽然可以看得更远,想得更有道理,更容易达成目标,但一个人最终能否按照骑象人的意志行动,还得看这头大象是否愿意。如果大象不愿意,那骑象人也只能叫苦不迭,挣扎了半天也只能是原地踏步,而做不了任何改变,这就是骑象人的困惑所在。

所以为了更好地行动,骑象人就需要倾听大象的话,并能够将其翻译成骑象人能理解的语言。

(由此我联想到,之前提到过的三重脑理论,也即人的大脑由最底层的爬虫脑、快速反应的具有一定进化优势的情绪脑和最高级的理性脑三部分构成。这里大致可以把情绪脑理解为大象,理性脑理解为骑象人(爬虫脑也可以包含大象内,但这不是本次讨论的重点)。但那时候并没有就如何调和情绪脑和理性脑的矛盾做实践层面的探讨,今天刚好补上了。)

为了让骑象人理解大象的语言,在《自我发展心理学》中,陈海贤老师提到了心理免疫X光片的方法。这里的心理免疫理论,说的是在我们从小到大的称成长过程中,总有一些让我们害怕的东西,它们带给我们持久的恐惧,而那时候对这种恐惧的应对方式(也即免疫)又往往不够科学,就导致这种免疫行为一直作为默认的行为反应模式,被用于后续日常的生活中,并且,我们往往还不自知。(有趣的是,这些行为往往被我们称之为「个性」)

心理免疫的X光片有四个步骤,如下:

  1. 你的改变目标;

  2. 你正在做的跟改变相反的行为;

  3. 这些相反的行为背后的好处;

  4. 让这些好处成立的重大假设。

为了解释,作者提到了大学毕业生艾米的故事,她在公司里从事的是产品设计方向,但她在会议上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虽然很想改变,想要更多地表达看法(1),但还是继续地不敢表达自己的想法,对同事的看法都表示默认的赞同(2)。她感到很无力。是什么导致了这种改变的无力?

不反驳的背后,是有好处的(3),她可以避免与同事争论。但如果她希望自己的工作做得更好,就必然要敢于自由地表达观点。阻止她改变的是与人争论的恐惧,这背后有一个重大假设,即怕被同事排斥,怕自己的意见在别人眼里是很蠢的(4)

这个假设对吗?我认为设计师的天职就是与人争论,以得到最佳的设计,这也是事实,争论没什么不对的,但为何艾米就固执地以为正常的表达意见就等于被排斥呢?

心理分析到最后,总是回到一个人幼年的经历和对应的心理印记:艾米的母亲比较啰嗦,而她的父亲总是觉得烦,经常用眼睛瞪着她母亲,这个场景变成了艾米心理上的印记,导致她在工作上也不敢表达观点。这根本上还是害怕被抛弃,被排斥。

但这些假设在工作上根本不成立,艾米也在后期的实践中观察到了这点。这样她心中的骑象人,就能驱动曾因为恐惧而不敢改变的大象,真正地去改变了。

这是作者的例子,据此理论,我也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性格或现状能不能用X光来分析。

一个类似的例子是我的发音一直不清晰,也比较容易结。我记得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我在组长那里背书,却被评价说,我说话就跟唱歌一样;更多的时候,父母吵架,父亲的声音总是很凶,而我当然不敢说话,因为这就意味着反抗父亲的权威,这种印记导致我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都很内向,而只希望在心里思考,却没有表达出来的欲望;而对于偶尔要表达出来的东西,又有低价值感在心头萦绕,所以好不容易说话了,还是会说不清楚。这种低价值感的假设在何时何处形成,还不清楚,但肯定跟某种批评有关

我由此想到,在孩子对话语敏感、尝试更多表达的时期,不能去打压,尤其不能恐吓孩子,否则就很可能造成其语言能力发育的障碍。

另一个令人恼怒的例子是洁癖,我多次想改变洁癖的行为模式,但力不从心。我认为摸过大多数东西的手都不干净, 是需要及时清洗的。这些行为背后的好处显而易见,就是让我心安。这里有个假设,就是摸过了这些东西,手就不干净,但其实我见过的很多人,他们都跟意识不到灰尘的存在一样,他们不经常洗手,但也能正常生活。

关于这个假设成立的背后,则是初中时候一个游手好闲的同学,有一次他把冰凉的手放在了我的脖子后面,导致我很恶心,认为他的手很脏,由此我感觉全身都不干净,这种意念是很强大的,久而久之,我对灰尘的敏感程度也增加了,所以一有机会,就会去洗手。(洗手也更容易)

从我的两个例子中,不敢清晰说话背后的低价值感假设,洁癖背后的手很脏、灰尘很可怕的假设,都是有偏差的,而改变了假设,大象就不再那么抗拒改变了,就可以听从骑象人的指示了。

改变了看似常识的错误假设,其实就升级了认知,从而获得巨大的改变的力量。而这可能是我们每个人所能获得的最基本的,也是最多的认知提升。我们都被过去所困,如果不意识到被过去的什么所困,我们将终身是一个囚徒。

幸好心理学提供了很多的工具,得以让我们更多地了解自身,进而获得解放,获得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