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德其人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昨天晚上没有写好今天的文章,我本来对德国哲学家康德的生平很感兴趣,尤其是在老师讲道义论的时候,提到康德为了养活家里人,在大学讲授了二十几门课,而且几乎每门课要写一本书,他除了对哲学有特别大的贡献外,还研究天体理论,提出了星云说,还研究地理学、美学等学科。

我听到这里,第一个冒出脑海的词,是好男人。老师的描述让我觉得他很可爱,我在课上小声说出来了,迎来旁边女同学的一声窃笑。我以为这个称谓对康德很合适,所以昨天我就想写《一个好男人的诞生》,这是继一个歌手的诞生、一个演员的诞生后的一篇从题目上看就特别有吸引力的文章。

但当我考证康德的生平,发现他并没有结过婚,所以好男人这个现代称谓并不是很恰当,而且也没找到他为了养家而当讲师的内容介绍(虽然讲师是一份正式的职业),所以不免担心起来,怕这篇文章难产了。

后来我也不担心了,我这么写,只是想表达对康德的崇敬,但如果把康德作为一个现代的好男人看待,不免舍本求末,亵渎了他的思想。索性就抛弃这个话题了,等我发现有好的题材,再写这个话题。

康德的介绍我会在以后给出,正在看《康德传》。另外,晚上上科幻课,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我知道了《瞧,这个人》原来是尼采的自传。这两本传记都是我热衷阅读的。

由于对康德学说的了解很少,就等加深了解后谈谈我的理解,现在写出来对自己对读者都不负责。

在了解到康德晚年曾说过,”我永远不会忘记我的母亲,因为她在我的心灵中植入了第一课善的胚芽,并加以灌溉,她引导我感受自然现象;她唤醒并且助长了我的观念,她的教导在我的生命中留下了无间断的美好。

而查阅康德生平,在康德十三岁时,母亲便去世了,这意味着母亲对康德教育是在十三岁前给的,这让我佩服他的母亲来。他的母亲是一位虔诚的敬虔派信徒,她的言行想必对少年康德的道德认知产生过深刻的影响。

在伦理学课上了解到,康德认为道德来自理性本身,而理性是人的基本特征,这是西方从亚里士多德就开始的哲学传统,「人是理性的动物」就是出自亚里士多德。理性包括理论领域和实践领域,在实践领域,康德进而提出假言命令和绝对命令两种,前者是在审慎的原则,即在某某条件下,应当做什么事情(也即意图);而后者是无条件地应用于每一个人,而不论自己有何种意图。据我所知,这就是康德所说的「心中的道德律」。

感慨的是,康德晚年其心智也步入黄昏,他虽然坚持写作,但写出的语句跟之前光辉的思辨完全不能相提并论,这不得不让人感慨,感叹一个伟大哲学家失去了其最看重的理性。

于此同时,个人理性的生发和衰亡,就跟我们的生命一样,有始有终。虽然随着生命的逝去,个人的理性也随着消散,但这也意味着在我们生前,我们有足够长的时间,可以去思辨,可以用理性的能力去探索种种未知。生发和衰亡是一个必然的过程,是现实,是需要接受的。但这种努力运用理性去实现一生的做法,是具有不可估量的价值的。

康德死去的时候,他问心无愧,因为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每次想到这里我都感到一种崇高之意。而他用自己的一生,去坚持理性,把一生都奉献给哲学研究,他也履行了某种道德义务。

在康德的道德哲学,也即实践理性批判中,康德认为,除了对外的道德,还有对内的道德存在,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一个人对提升自己的认识(理性的能力),是负有道德义务的,也即如果一个人因为自己的懒惰,而不去学习和思考,这也是不道德的。

康德用他的一生履行了这个道德义务,他也给我们做出了很好的榜样。

提升认知也是一个道德义务,这跟芒格的一些观点类似,那就是在南加州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演讲上说的「获得智慧是一种道德责任」。我想起了「良质」这个概念,我也经常能体会到,对智慧的坚持和追求能带来平和,在做很多事情时,全情投入,为所做之事注入良质,注入自己的智慧,我们能感受到很大的价值感。按照康德的理论,这种投入本身就是对自身道德义务的履行,所以是快乐的,这就跟我们履行了某个外在的道德义务后,所感受到的快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