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早起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这篇文章的核心是通过坚持早起,来获取更多的自由时间。

昨晚因为写文章,没去看流星雨,之后我在天文协会的群里打趣,说凌晨四点半起来,应该是能看到不少。大概一个月前,我就没有定闹钟了,之前的闹钟定在六点二十,慢慢的到六点四十五,到后来,就干脆用室友的七点的闹钟。

但七点根本不行,在这寒冷的天,往往要拖到七点半才起得来。一阵收拾,八点差不多才能出门。这样一来,根本没有时间来写文章。

开学那阵子,温度比较高,有时候五点多就起来了,写好文章也就七点。之后再去忙当天的事情,是free的感觉。这段时间,早起变得越来越困难,每天的文章都留在快凌晨的时候写,有一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而且因为赶时间发表的缘故,有些东西来不及写,有些东西又有点像是在凑字数,但是也来不及删减和重新构思。我失去了写文章的快乐。

如果每天六点或六点半起来,到八点前就能写好当天或下一天的文章,这样一天的心情至少是放松的。如果文章有点问题,比如我们经常在火车上记起来造成忘记的某样东西,与此类似,我也会有足够的时间来修改文章。

每天八点前就完成一篇文章,这其实是一个成就,相比继续睡懒觉,我觉得我会更喜欢这种生活方式。

这段写作的时间就是自由时间,没有其他事情的干扰,上课和学习跟这段时间没有关系。在自由时间里,唯一要做的就是思考自己的价值观是什么,思考自己的价值如何得以实现,换言之,我为什么活着?我怎么去活?这是从日常的琐碎中跳出来,反观自身的行为,看是不是跟目标一致。另外,可以预见到,在没有习惯这种方式,或者体会到自由时间的好处前,这种尝试很可能会让人痛苦,你不禁会问:本来已经这么艰难了,为什么还要更艰难?人艰不拆!

是的,我们不希望别人去拆,但不意味着自己不用去拆。

我很欣赏余华的《活着》,认同人生中的某些艰难是必须承受,甚至只能独自承受,这些艰难或说苦难,给了承受者生命的厚度。但在这些艰难之外,还有很多问题是我们能分析和解决的,虽然很多问题不会马上得到解决,但慢慢得到解决的可能性一直存在。这就是希望的来源,自由时间能带给我们这种希望。

在自由时间里写文章,也是辉哥主张和践行的。写文章不仅仅是写一些东西,文章是对自己生活的梳理,是对问题的记录和分析,是对内和对外探索的方式。通过写作的方式,把这些东西理解地更明白一些,也能帮助我建立简单的原则,帮助我坚定正确的生活方式。很多重要的事情,我没有去做,这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对这些原因的挖掘,就会给我更多的内驱力。

目前为止,我觉得日更有两种模式,一种是自我激励型,即有清晰地价值取向,关键是鼓励自己去坚持这种价值观,坚持去做有价值的事情;另一种是探索型,倾向于论证某个问题背后的原因,倾向于弄明白事情背后的本质。这两种模式同样重要,我把前者称为实践层面的写作,把后者称为认识层面的写作。这两种方式都很重要,知行合一,相互促进。

另外前段时间困惑我的非理性和理性的问题,我有了新的解释。理性就是在与非理性的斗争中生发的,比如我冬天起不来床,理性不足够是一个重要原因。冷并不是阻挡我们起床的充分条件,懒惰、没有清晰的规划才是更可能的原因。如果去理性地分析,就可以更勇敢地去克服那些非理性的因素。

最近起床都感到头晕,迷迷糊糊地想很多,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而来,如果是这样的话,其实更没必要睡那么久。因为这些睡眠很可能都是浅得不能再浅的睡眠,不如起来做点事。

而我不想起床的念头里面,还有一个不敢起床的念头,起床后,就要面对各种紧迫的事情,我担心自己做不好,所以就想,能窝在被子里就窝在被子里。

逃避是本能的念头,但于事无补,就算睡了半个小时的回笼觉,由于在不断地想要做的那些事情,也会让睡眠很没效果,反而导致头晕,还不如起来清醒地想问题。

明白了晚起很可能是无用的逃避,就会更坚决地早起。何况早起还能吃到美味的早餐,何乐而不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