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严重的焦虑

序言:本文记录了我近期的一次剧烈的情绪反应,并对这次极端的焦虑做了诚恳的分析。谨以本文献给所有曾经有过严重焦虑的读者朋友们。 我在前天的日记里对这次情绪反应也有暗示,在很难受的情况下,找不到抚慰我心灵的音乐或其他事物,这让我更加心烦。那天的日记中的「平庸导致焦虑:把生活中平庸的东西去掉,把平庸的电视剧去掉,换以伟大的音乐」,就反映了我思想的挣扎。

我听着隔壁房间老妈的电视剧的声音,头脑里都是这些天做得不够好的事,或受不了的事,包括晚上吃多了,然后还吹了风,受了冻,导致肚子非常难受,而我也开始自责为什么明知故犯,与此同时,还有一个项目没起步,这是有截止日期的,还有,对我这个对开车有心理阴影的年轻人来说,科三还是个问题,而且道路的记号没有记清楚,如此种种,就已经让我焦虑不安了。肚子难受和老妈在十一点的时候带有强制意味地提醒我休息,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在难受的情况下很难写文章,而且快凌晨了,不断更就必须克服干扰,但这时候老妈的提醒就容易刺激到我。

在这种情形下,我把焦虑归结为自己的平庸,尤其是平庸的自制力,让我无法聚焦于重要的事情。

但现实永远是,我们会经常被打扰,任务会经常被中断,甚至就此搁浅。做一件事本来就是很难的,而之所以焦虑,就在于错误地以为自己具有掌控环境的能力,以为能够完全控制自身的行为,且以为自己的控制是最优的。但生活中非理性处处皆是,喝到酩酊大醉,因为好吃而吃到要吐,再比如,被各种鸡汤文洗脑,被标题党和其中的话术洗脑,如此种种;我们的理性并非时时都运行着,就算运行着也未必能强大到战胜种种非理性,这一方面是理性的程度不够高,看不到本质,另一方面是非理性太强大了,比如一个不好的习惯,想改正就太难,而这不是想一想就能解决的,也即不是制定了计划就能轻易解决的。

但那时候的我根本想不到这一点,就算想到了,也无法接受自己的失败。按照吴军博士的说法,我的玻璃心很重,受不了打击。我想这是我从初中至今的问题,我的完美主义倾向太严重,这在很多时候导致我压力太大,这其实没有必要。

我应该接纳自己的不完美。从宇宙的视角看,地球只不过是一颗微不足道的尘埃,We are all dusts. 从进化的角度,我们为了进化而奔波,生存繁衍发展,都是自然赋予我们的本能。我们是进化的一份子,而进化并非一下子就完美了,它是在逐步有效的过程中,慢慢实现进化的。同理,我们也不能希求一步到位,而要有更多的耐心,让子弹再飞一会儿。而且,如果我们做错了事情,进化会给我们反馈,让我们痛苦,这恰恰就是进化给我们的提示,让我们找到现实原因,走出痛苦,从而成长为更好的自己,而每一次焦虑都是进化给的提示。

当焦虑非常之大的时候,往往会否定一切事物,甚至想到自杀。

回过头来看这次剧烈的情绪反应,我发现不光是我,很多人都有极端痛苦的时候。

李笑来在《把时间当做朋友》中说过,有一次他讲课,询问同学们有没有过自杀的念头(哪怕瞬间而已),同学们几乎没有不举手的,然后他说,“相信我,你并不孤独”。

他也提到: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我跟大多数人一样,观察到的是偏倚,感受到的是枷锁,体会到的是差距,意识到的是失望。我现在猜想,或许所有人都必然要经历这样一个阶段,不过只有少数人能够度过这一阶段。

我对此的理解是,敌人不是社会,也不是自己,只有接纳了不完美的世界和自己,才有可能安心地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

我也看到很多身边的焦虑的例子,一些至今都没有走出阴影,找到出路。我希望他们能快点接纳自己,然后找到解决办法,而不是沉浸在把自己和世界当做敌人的痛苦状态。

生活中更常见的情形是,努力奋斗的每个人都会定期或不定期地经历极端的焦虑,这提示了我们现存的瓶颈,如果没有焦虑,也只能说明一生碌碌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