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一次谈话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序言:中午老姐给我准备了生日宴,丰盛异常,遂边吃边聊,期间谈了不少,现在想来,仍有一些问题是需要重新思考和整理的,所以有了本文。

谈家庭问题

从小我们学语文的时候,就知道用「家是幸福的港湾,是我们最坚实的避风港」,但现实中,很多时候家并没有起到这样的作用。一个典型的例子就是子女报喜不报忧,因为怕家人不理解,反而会反过来批评子女。这样子女以后都只敢报喜,而不敢报忧了。但在我们最艰难的时候,最难以独自承受的时候,家应该发挥应有的最后的避风港的作用。这是子女最后的安全区,如果说是抚慰创伤的心灵,一点都不为过,因为爱和理解,是足够消解烦恼和痛苦的。

为何家人会如此不理解子女?

我们发现,有一方面是,他们看的是世俗的名利,这会阻碍他们真正理解子女的难处。这里得补充的是,中国家长对孩子的期待很大,仿佛只要把孩子培养好了,自己的人生就完满了,就成功了, 而如何才能说明孩子是否培养好了?父母一般是站在功利的角度看的,这就导致一旦子女说出自己在外面艰辛的工作和生活,家长往往会以为自己培养不到位,才导致孩子现在的处境,这种挫败感会让他们急于评价子女目前的做法, 并给子女出主意,但问题就出在这里,子女最需要的,是爱和理解,而不是他们站在他们那一代人经验的角度,给出的世俗的人生方向。这些建议当然是生存哲学,但因为两代人价值观的大不同,子女是很难接受的,反而会增加争论的可能。但不管怎样,爱却是润物无声的,是可以超越不同价值观的,这也是「家是幸福的港湾,是我们最坚实的避风港」的真正含义。

对于为什么子女很难接受父母的价值观,或者换个说法,相对于接受父母的价值观,为什么坚持自己的价值观是更好的选择?这个问题可以参考以往文章《内在驱动》:

“这都是为你好!” 这样的话多说无益 。一个好的事情,如果不能说服自己,让自己打心底认同这么做的原因、理念,那么这件事再好,自己也不会认真去做,当然也无法坚持。

谈理解

老姐说我肯定理解不了她,理解不了小时候受过的煎熬,那个时候我词穷了。我其实不愿意接受这句话,因为它仿佛意味着对我的否定,尤其是对最亲近的人,承认这种否定就更加困难了。

但我过了一小会儿,就接受了。我做不到感同身受,甚至无法感同身受,所以对所遭受痛苦的理解是很有限的,我可以给予安慰,但因为理解的有限,导致安慰的作用也很有限。

我无法做到感同身受,但心理咨询师就能做到感同身受吗?目前我认为,他们照样不能做到,但他们除了可以给予安慰,最重要的是能够给予疗养和治愈,这种实质的帮助,在我看来,虽然不属于理解的范畴,但却能提供高于理解的效果,它一方面让痛苦的人看到希望,一方面则给他们指出实际的出路,这就给了他们改变的动力和方法,让他们得以跳出困境,成为更好的自己。而这种真切地对人好,也是一种理解,是超越具体的、细节的理解之外的另一种理解。心理学提供给我们更好地帮助在意之人成长的方法论。

从绝对理解的角度,事实是,我真不能完全地理解一个人,其实反过来也一样,这对最亲的人更加适用,因为我们总觉得越是亲近的人,越应该理解和关心自己,但实际上,他们也无法非常好地理解我们。这里的「越是亲近的人,越应该理解和关心自己」,根据《自我发展心理学》提到的,这就是一种应该思维,会让我们困在自己假设的世界里,与现实脱轨,从而更容易导致焦虑和痛苦。

关于理解,我非常喜欢史铁生的这句感悟:

入圣当然可以,脱凡其实不能,无论僧俗,人可能舍弃一切,却无法舍弃被理解的渴望。

这句话可以理解为,一个人就算对自己不够理解,仍然会强烈地渴望被他人理解,这是人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