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时光以生命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时间过得很快,中学的时候,写作文经常用到“白驹过隙”,更早的时候,脑海里经常想到”与时间赛跑“,再到大三的时候,惊觉时间还可以是我们的朋友。

从“与时间赛跑”时的理想主义,到明白时间如”白驹过隙“时的青春期般的无奈和伤感,再到做时间的朋友时的理性,这本来就是岁月的结果,我也偶尔觉得自己站在时间之中,是真实的,也是易逝的。

想起大刘在《三体》中的“给岁月以文明,而不是给文明以岁月”,看了下知乎,发现这句话可以追溯到巴斯卡(对,就是那个说“人是会思考的芦苇”的物理学家、数学家和思想家),他有一句话,是“给时光以生命,而不是给生命以时光”。这句话比大刘的那句话要好理解一些。帕斯卡的意思是,活着就要时时刻刻精彩,而不是虚度时光、苟延残喘。这是一个重要的价值观,在看到这句话后,我开始认同起来。

在我们长久的思维模式里,“活着就是胜利”,但我们能不能做得更多?活着是不是唯一的目的?对我而言,活着是基础,它不是唯一的目的,它很重要,因为只有活着,我们才能生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做自己认为有价值的事情。一个生动的例子来自作者自身,帕斯卡只活到了三十九岁,但他的一生却异常充实和精彩。这也能给我们带来启发,即我们寿命的上限是确定的,如何过好自己的一生,在中年和老年的时候,回首起来,人生依然值得回忆,很多事情依然值得一提

时间的执行者一定是个严酷的裁判,他不会因为我写不出东西而让时间静止,也不会在我伤心的时候,让时间加快速度流逝。当别人比我们厉害,或者我们比别人厉害的时候,时间也没有态度,我们看到了这个裁判冰冷的面孔,但我们却意味深长,那些厉害的人怎么那么早就开始做某件事了?我那段时间在做什么?目前,我希望我正在做的事情,比别人要厉害一点。跟别人比较,只是因为我们都在做的事情具有可比性,在比较中,我们才可以发展出鉴赏力,知道哪些地方做的好,哪些地方还有很大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