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思的土壤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这几天的高密度学习,让我兴奋的同时,也让我感到疲劳。昨晚的高级人工智能课真是火爆异常,又加上教室比较小,同学们都坐到接近老师的讲台了,不过这些位置也能很方便地看清ppt,这在linux内核的课上就更重要了。

高密度课程安排中一个对我而言不合理的地方,就是中午睡觉的时间太少了,而且为了占据各个课堂的C或C-位置,经常需要提前半个甚至一个小时。中午吃过饭回到宿舍,睡最多二十分钟,就要去上课。这里面还包括吃饭后不能马上休息的间隔时间、促使睡眠的时间。

紧促的时间安排虽然可以听到更多的课,但却让人精疲力尽,而且在课下没有充分的时间看课本、回忆课堂讲解的重要内容,最关键的,没有精力去解决课堂上自己存在的问题,这是极其可怕的现象,这意味着学习模式是完全被动的,而这在另一个讲网络安全的老师的课上,曾给出各种学习方式所对应的学习效率,其中听课的效率为0,阅读为10%,案例演示为20%,小组讨论30%,实作演练为50%,转交别人为50%+(具体数字不好下结论,这里主要表达各种方式的学习效率是有很大不同的)。这告诉我们,不能只是跟随老师的步伐,而要根据自己的理解度和疑问,去主动学习吸收课程要求的内容,主动搜寻答案(很多老师也有给出丰富的补充材料),在这个过程中,增强实践的本领,而这反过来又可以帮助我们克服其他更复杂的难题。

今天的主题是反思的土壤。我们的思维是很容易固化的,我之前的思维就是,如果这个安排不好,又足够重要,那就按照这个安排去做。但慢慢就会发现,这么做,心里难免产生怨言,甚至是愤怒,最后逐渐变成自嘲。消极情绪很可能是改进的动力,但在情绪来临时,大脑则进入一种不利于清晰思考的模式。人们常说,冲动是魔鬼,说的就是情绪来的时候,清晰的思考会受到或多或少的抑制。而且,这种埋怨的情绪,容易让人就此沉沦于批评制度的不充分,而不去思考在给定的限制下,如何优化自己的行为。

思维之所以固化,我认为是缺少新鲜环境的刺激,缺乏新鲜思想的交流和注入。人倾向于维持稳定的状态,但如今,这是快节奏的对人的能力要求很高的时代,也是一个各种信息和思想快速流动的时代,稳定其实意味着以旧的方法应对新的挑战,我知道旧的方法有些依然有效,比如有些方法抓住了人性和历史的某种不变性(比如《史记》),仍然能够用于指导人们处理问题,但如果以一种发展的眼光,那么现代的大多数方法比之前的方法更加有效,是需要去研究的。这让我想起之前看过的哲学公开课,说的是「人要成为现代人,与时代紧密相连的人,具有时代精神的人,而不是古代人」。我觉得这跟使用现代方法去思维和行动的做法是相通的,这也是每个人的时代使命,人类进步的一环。

我这里所说的稳定是对个人而言的,稳定是岁月静好,也是一潭死水。这里不好比喻,岁月静好也是我的一部分追求,我反对的是一潭死水的稳定。而人是一个具备思维能力的系统,是需要不断接受外界刺激,尤其是新的行为尝试和持续的思想交流的。这些新的东西经过思维的处理,输出的则是哲学、文学、生物学等一系列学科的最新成果。

既然稳定意味着需要新的尝试,那么为什么很多人(包括我在内)都很难走出固化的问题处理模式?我目前的答案是,当我们意识到这是一个问题时,如果不是特别迫切地需要改变(举个例子,现在研一,距离工作还有两年多),我们通常就不会改变,我们对旧的处理方式在过去的勋功念念不忘,以为这是唯一的有用的方法,是需要一直坚持的。殊不知,任何问题都可能出现新的更好的处理方式,以前的处理方式达到了那时候最好的效果,那么它的使命就完成了,就需要立即丢弃掉,别让这些过时的思维占据过多的空间,要给新的思维腾出空地来。(写到这里,又想起linux内核老师说,内核的引导过程是充分利用内存的范例,如果某一段内存数据在这一阶段没用了,立即丢弃,继续其他阶段的引导过程。这也跟分级火箭很类似。)

旧的处理方式做出的贡献应该写在历史的册子里,用来回忆,或用来启发后人。而人最重要的事情,是成长,不是某一个具体的处理方式。

因为思维懒惰,维持稳定的特点,反思变得很可贵,但反思的土壤是存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