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说无益

序言:最近困惑我的一个问题是,我们每天在创造什么?我们做一件事的时候在创造什么?更具体的,我们在闲聊时创造的是什么?有感于跟几个考研失败的朋友的日常聊天,我对「多说无益」有了更多的体会,所以有了写这篇文章的冲动。

一旦朋友遇到问题,闲聊更多的是心理安慰,反正我会下意识地不断安慰他们。我也想帮助他们,但大多数情况下,我的帮助很有限,也即帮助别人的事情在我的能力范围之外。我空有一番好意,但很显然并不会达到好的结果,甚至会浪费各自的原本就宝贵的时间。如果我继续跟他们谈处境和办法,最后我只能辗转到成功学的俗话中去,但我其实很不喜欢这样,我也怀疑这样的鼓励对他们到底有多少实际的帮助。

从认知的角度看,我的认知也很有限,可以说处于比较低的水平,而我们的认知又是相似的,或者说都在一个层次,那么,其实再怎么讨论,再怎么多说,都跳不出一个怪圈:我们会在原地打转,空耗时间,得不到有效的解决方案。

你把希望寄托在一个同样不知所措的人身上,但很多时候我们是看不到这一点的。我想到绝妙的例子,是在《富爸爸,穷爸爸》中提到的:

如果有一天,你在高速公路上开车,陷于交通阻塞,挣扎着要去上班。

你向右边看时,发现你的会计师同样陷在交通阻塞中;向左边看,又看见了你的银行经理,这时你会怎么想呢?他们自身难保,又怎能帮你?

事实就是这样,所以这本书也提到了「要靠自己」,才能真正地掌控自己的人生,这是富爸爸给他的启蒙。

说的越多,话语就会变得愈加廉价。而用行动去证明的人,水平会比只说不做的人高出很多,这是我从李笑来老师的《写给女生的五个择偶建议》学到的:

人总是会犯错的——本质上来看,对大多数人来说,这只是运气不好,因为故意犯错的人是坏人,不在考虑范围内。

犯了错之后,绝大多数人只用嘴道歉。表现更为恶劣的是掩盖、撒谎、或想办法证明对方也不是个好人……这些人其实已经差不多是坏人了,再下一步就是用嘴道歉之后得不到原谅就说你小心眼啊、没风度啊、不够意思啊什么的,这样的人比坏人还坏。

只有少数人在发现自己不小心犯了错之后,马上用嘴道歉,随后开始用行动道歉,弥补,直至一切恢复原状,甚至比原来更好——这其中可能需要付出很多代价,但他们知道这是自己必须做的,否则就不再是自己。

遇到这样的人,嫁了罢——首先很难遇到,其次若是错过了更难再次遇到。

马上去做,这在吴军博士的《见识》一书中也有类似的论述:

年轻人必须培养的一个习惯就是说干就干,而这就是富兰克林一生的写照。

说到这里,我发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没有锻炼出对人生负责的态度,尤其是年轻人,他们成年不久,还没有做好承担责任的准备,而除了能力上的准备,我觉得更多的是心理上的准备。因为我相信,只要心理上的驱动力足够强,能力上的不足都可以通过学习,通过练习来积累。

回到序言提出的问题:我们在闲聊时创造的是什么?我们很可能什么也没创造出来,我们只是出于礼貌去聊天,出于习惯去回复,出于朋友的义务去安慰,为了不打击其自尊心,而继续维持其脆弱的自尊。

我觉得,还不如就跟工作一样,有事说事,据理力争,这样的沟通反而更有效,也更free。这样的沟通,就容易碰撞出火花,或者,更能够在讨论不出解决方案的时候回去各自学习,从而节约了时间,延长了生命。

PS:原文引用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