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人的启示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我认为好的电影是让观众有一种滑冰的感觉。人之所以可以在冰上滑行,它的原理就是失去平衡再找回平衡,在不断地失去平衡找回平衡的过程中,人才可以在冰上滑行。(路学长)

这是导演路学长在访谈录《我的摄影机不撒谎》里说的,最近读起来特别有味道,就跟戳中了我的一根敏感的神经一样。我也就想写这篇文章。

有人说,电影的出现让人的生命至少延长两倍。这是有道理的,电影是精炼的生活,是生活的浓缩版。

很多时候在生活中迷失自己,在电影中反而能看得清楚。这就是电影人们的功劳,他们抽离出某个场景,让摄像机聚焦于某个人物,聚焦于某个看起来简单但精心设计的故事,让观众具有了反思的意愿和能力。

这些东西是我非常欣赏的,电影是导演的表达,有的导演自编自导,完全是自己的表达,而就算是别人的剧本,别人写的故事,如何表演,如何拍摄,这都会直接受到导演本人的影响,融入了导演的个性,这也是导演的表达,就跟导演用摄像机把自己的视角呈现出来一样,你可以看到他眼神的冷静或焦灼。

我觉得开头路学长的这句话,也可以用在生活上:

好的生活是让自己有一种滑冰的感觉。人之所以可以在冰上滑行,它的原理就是失去平衡再找回平衡,在不断地失去平衡找回平衡的过程中,人才可以在冰上滑行。

即将过去的2018年,我看到有媒体说是艰难的一年,说投资市场迎来资本寒冬,贸易战中美博弈带来经济损伤。我相信很多股民都开始不相信人生了,创业者们也开始抱怨拉投资的艰难,还有很多宏观上的艰难的表现。

对于一个刚读研的学生,虽说小日子过得顺风顺水,但各种艰难仍不时袭来,让你开始忙手忙脚,偶尔停下来想一下,就马上没有了继续做事的信心。我不想抱怨,因为抱怨只能换来心理上的平衡,不能换来实际上的平衡。

考试、技术、身体、实习、行业寒冬,这些东西还能写好多,如果只是其中一个,我们大多可以轻松地处理,但生活就是这么复杂,来自各方面的炸弹几乎同时到达,这让人承受不了,让人失衡

我讨厌失衡的状态,这就跟一个不稳定的氢原子一样,就跟一个刚被扎破的气球一样。失衡容易跟躁动、不智慧联系在一起,是我要避免的状态。

在看到路学长的这句话后,我意识到,我极力想要逃避这种失衡的状态,我喜欢的是自由安排时间,没有太大的压力。但失衡也是一种必经的状态,如果把生活据此分成两部分,那么很大一部分就是失衡。**否定这种本来存在的状态,就会造成持续的焦虑**,这种焦虑会随着失衡的加深而更快地加深,我想,人也是在这个时候,才更容易患上心理疾病的。

失去平衡,又找回平衡,人就成熟了一分。我曾经跟室友讨论,我说,我们总是会经历「更艰难」,因为如果我们经历以前经历过的艰难的事,我们不会认为那有多么艰难,因为我们有经验有信心,会觉得那是小case,所以当我们感到很艰难时,对比之前的艰难,这种当下的艰难,就是更艰难。从这个角度,我们要一直承受更艰难的处境!

但与此同时,只要经历了更艰难的处境,我们的层次就会提高,不管是从认知上,还是能力上。人生就是一场探索之旅,遇到艰难的处境,处于失衡的状态,不要紧,人有找回平衡的能力,而只要渡过了难关,我们就再次获得了平衡,可以会心地回看走过的路。同时,我们就可以帮助遇到同样问题的人,我觉得这是人类的经验得以发挥作用的地方,也是爱的体现。

经历更艰难的事情,也会帮助我们看清自己,看清周围和世界,我们的心态和眼光都不一样了,我们达到了一种新的平衡。这种故事本身就足够精彩,虽然是个人的东西,但这种个人的东西是真实的,是有个性的,也就是精彩的。

而生活本身,就像是滑冰场,当你觉得如履薄冰时,这种状态其实也是精彩人生的一部分。我们也可以一直保持平衡,比如我们可以简单重复,或站在原地不动,但那多没劲。失衡的那一刻,生活像是开了一个玩笑,虽然没有了平衡时的平和,但这种状态确是丰富的一部分。如果这样的生活被拍成了电影,我会说,这是一个好的故事。而几乎所有的创作都类似。

不断地失衡,不断地找回平衡,也造就了百态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