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真难

月初看了吴军先生的《见识》,对教育的理解很独到,碰巧中青报冰点周刊写了一篇《这块屏幕可能改变命运》的文章,又开始感慨当前教育的种种问题。当然除了学校教育,这本书主要从做人的角度深入的。

我记得在很早的时候,大概是在初一,老师就说先成人,再成才。做人这个概念太宽泛了,那时的我们只有这一句话,当时觉得,对,是这么的道理,但怎么做人,并没有很多有益的指导。这也是一个比较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在农村,很多家长对如何做人的教育没有重视,平时也没有思考,老师也没有具体的方法,只能玄学地说,先成人,再成才

所以那时候的我们,都觉得大人很厉害,毕竟他们从年龄上看,都成人了。我当时也想当然地以为,等我十八岁了,或二十多岁了,自然就成人了。

由此可以预想到,在我十八岁,进入大学的时候,有多么苦恼了。按照现在的观点,那时候虽逐渐摆脱巨婴,但依然处于极度迷茫的状态。我不知道成人是什么状态,但迷茫肯定不是成人的状态。大学期间,也没有去过分关注这个事情,但到毕业,回忆这四年时,那种挫败感油然而生,很难摆脱。

所以成长为人,是多么困难甚至艰难的事情。很多人年纪比较大了,也没能成人,而只是一个巨婴,或更隐晦的巨婴。巨婴的实质,就是不够独立,没有自己的原则,没有成熟的价值观,讨厌思考,依赖别人。从心智成长的角度,这样的人的心理成熟程度,跟他的年龄很不相符。依赖父母,就不敢跟父母分离;依赖老师,就是不敢自己去思考和探索,只想从老师那里获得现成的知识;依赖朋友,觉得他们有任何时候帮助自己的义务;依赖另一半,觉得什么事情都得陪;依赖权威,觉得他们握有的知识就是真理。

从依赖中走出来,是成人的关键一步。

明白成长是一个漫长的艰辛的过程,该分离的时候,可以犹豫,但不要不敢决定。

明白很多东西都是工具,而不是目的本身,目的本身是成为你自己,是自我实现。

就跟俗语说的,「有破才有立」,破壳而出,才能迎接新的世界。而只有看到新的世界,才能更加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喜好或个性,也唯有此,才能发展个性和能力,才能突破下一个新世界。这是一个互证的问题,所以重要的是开始。这是互为因果表述为,只有破局,新的世界才能建立起来,才能获得更多勇气和能力,而破局需要的勇气和能力,也只有在当前世界里找寻和培养。

成人很难,因为成人不仅仅是一个年龄或生理的变化,更多的是心智上的挑战。面对这种挑战,除了寄希望于父母和学校的教育,更多的是踏上自我教育之路,一步一步扎实地走下去。

这方面去年看过黑塞的《德米安》,很有启发。当我们感到困难重重,缺乏信心的时候,常常需要一些智者的帮助。譬如黑塞说:

「每个人的生活都是一条通向自身的道路。每个人的真正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

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社会角色的懦弱伪装,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