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外乎找例子

Last updated 22 days ago

没有人从来不曾迷茫过吧?

回过头来看,在相当长迷茫的时间里我都在找例子,我想看到别人是怎么度过这段时光的,同时我也觉得不应该只从同龄人的视角看问题,所以会关注年纪大的智者,从他们的话语或书籍中,寻找未来的方向。

这也是我喜欢看对话录的原因,十三邀是一例,不看综艺的我由此知道了马东的存在,《我的摄影机不撒谎》是另一例,目前在看的《乐者为王》(Linux创始人Linus的回忆录)也是如此。

近来翻看校刊,讲到了因学生科幻作业抄袭,而给二十几名学生挂科的科幻小说老师,其大学前后的一些经历。在看到他为什么要从物理转去哲学时,他说,如果他那时候想通了研究物理学的意义,可能就不会转行去研究哲学了。由此,他推荐青年学生们也学一点哲学,对未来的人生去向也能理解地透彻一点。

我觉得很多老师的经历都是独特的,是吸引人的,他们走过的路对我们的成长是最好的材料,但少有老师能把自己的经历分享出来,这可能是一个遗憾。对于分享自己经历或生活态度的老师,我总是觉得他们活得很连贯,而非只讲授专业知识所表现出的跟生活的断痕。他们的形象更加立体了,你不会觉得老师除了科研和上课外,没有自己的生活,这让你觉得成为一个老师或一个教授,也可以是很幸福的。

前些天在图书馆翻看朱光潜先生的《给青年的十二封信》,在《论摆脱》一文中,有一句话深深地打动了我:

「十年以来,说了许多废话,看了许多废书,做了许多不中用的事,走了许多没有目标的路,多尝试,少成功,回忆师训,殊觉报然,冷眼观察,世间像我这样暗中摸索的人正亦不少。大节固不用说,请问街头那纷纷群众忙的为什么?为什么天天做明知其无聊的工作,说明知其无聊的话,和明知其无聊的朋友假意周旋了在我看来,这都由于“摆脱不开”。因为人人都“摆脱不开”,所以生命便成了一幕最大的悲剧。」

读到这里,深有同感:我们不都是要经历这十年摸索的吗?我赞叹他十年摸索后所表现出的那种坦然的态度,同时也佩服他说的「“摆脱不开”,生命便成了最大的悲剧」的犀利。从他的经历和态度中,我有了一些启迪,也找到了摆脱的力量。

两个月前,有幸坐在第一排,听冰点周刊主编从老师的讲座。我也由此了解到,有一批媒体人,他们在坚守着什么。这些媒体人是相似的,从《南方周末》新年贺词《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到最近冰点周刊的《这块屏幕可能会改变命运》,都能清晰地体会到那种忧国忧民,同时又给予我们前进力量的媒体人的初心。(虽然我不喜欢用初心两个字,因为用得太多了,就失去了本来的意思,但初心总比职业精神来的有信仰一些)

知道了媒体人的坚守,也就理解了一个群体。尽可能地理解更多群体、更多职业人的生活,那么对目前的困境,就多了一份可能的选择,或许就此,你就找到了跟自己契合的理想职业呢?

这个年纪正是迷茫的好日子,除了这段即将进入社会,或刚进入社会的青年时光,还有35岁左右的中年危机。迷茫不是坏事,因为每次迷茫都是个人水平与所遇问题的矛盾,也即目前的水平无法解决遇到的问题的矛盾,但这同时也蕴含了巨大的希望

在经历抱怨和自我否定之后,我们加快了探索的步伐,想要了解各行各业人的生活和他们的百态人生,想要了解智者的选择,这在开阔了我们视野的同时,更多的是给予我们信心,给予我们重新抓住生活,掌控人生的勇气。

而追随智者,将是我永远的追求。